2012/10/11

讀《Overtreated – Why Too Much Medicine Is Making Us Sicker And Poorer》

讀這本書時,不免會思考台灣的健保是否也有類似的現象,美國人雖然自豪有最佳的醫療,但是高昂的費用,沒有全民健保,讓少數人無法接受現代醫療。曾經聽過美國人推崇台灣全民健保經驗的聲音。自然兩國情況不同,美國的醫生團體能阻擋全民健保,除了美國的立國精神崇尚自由,對共產主義的社會制度深惡痛絕,也顯示醫生協會團體的政治力量十分龐大。

作者Shannon Brownlee的內容,主要依據是來自John Wennberg的研究與醫療改善運動。最早的的研究顯示,在不同區域的醫院,雖然發病率類似,某些手術的使用比例卻有很大的差異。顯示,某些醫生比其他醫生來得積極。雖然沒有人認為現代醫療水準沒有進步,說醫生像獵人也許說得太過難聽,但專業醫生一生累積的經驗讓他專注於某些手術或療法,就像獵人找麋鹿,專業醫生也在找適合接受特定手術或療法的病人,也很難說這個描述不貼切。基本的經濟誘因也是原因,現代醫生是按件計酬,而不是按病人術後的健康程度計酬,而進入醫科的人對行醫的高收入有一定程度的共識,就像獵人執照上限定的配額。

也許對某些人而言並不意外,更驚人的研究顯示,平均每位病人費用高1.5倍的醫院,比起同等級醫院平均每位病人費用較低者,死亡率沒有更低,反而更高,甚至,在某些明顯的指標上,做得比較差。也就是說,在同樣高等的醫療中心,醫院傾向給越多的醫療,病人反而越不健康。重要的術別都有做,但是高費用醫院的額外檢查與療法較多,使用更多的專科醫生支援,但是在科學方法已知有效的預防措施上(給心肌梗塞病人出院後,持續服用少量阿斯匹靈預防二次發作),做到的比率卻較少。高費用醫院對相同疾病病人死亡率偏高的原因可能是,額外的檢查與療法本身有風險,也都要耗時間,住院時間延長則增加院內感染機率,額外的專科醫生支援,沒有醫生會見面討論,都依賴文字書寫與閱讀,缺乏整合,增加複雜的溝通錯誤,執行錯誤、給錯藥等等的機率。

也許,有人能從全民健保資料庫,研究看看,有沒有類似 Overtreated的現象,做為改善全民健保的方向。例如:將費用較低的醫院風氣,藉由人員調動,指派院長,讓更有效率,更提高健康程度的習慣,帶到費用較高的醫院體系。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