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5

讀《Thinking, Fast and Slow》回憶自我與體驗自我

當我們思考離婚時,是回憶的自我(remembering self)在運作,就像尾聲出錯的演奏會,一個失誤的結尾,不代表整個婚姻都是壞的。回憶的自我(remembering self)運作時容易受到忽略長短效應(duration neglect)的影響,即使好的時間多於壞的時間十倍以上,你也可能感覺好壞參半。

我們常想努力維持人生故事的合理統一性(integrity),但這總是被最後發生的事件過度影響。不要將所有的假期花在拍照,用些時間享受當下,即使享受當下是將來不太容易回憶起來的事。阿滋海默症患者無法持續建構他人生的故事,但是還是能體驗當下的美感與舒適。

政策應該是極力降低人類社會受苦的狀況,目標是減少憂鬱與極端貧窮的人口。增加快樂的最簡單的方式是控制自己時間的使用方式,讓你多ㄧ些時間做自己愛做的事。超越飽食的所得後,你可以開始購買快樂的體驗,但同時你會失去,享受較便宜娛樂的能力。

以為買一步新車會更快樂,其實只是情感預測錯誤(affective forcasting)。上班剛發生車禍時,不是去問他工作滿意度的好時機。她多數時間都很快樂,但當她被問時,卻覺得人生不快樂,應該是回想起自己最近的離一婚。買較大的房子其實不會讓你更快樂,是受制於焦點的幻覺(focusing illusion),特別是當你是用通勤時間換取郊區更大的房子時,購大屋的快樂是一時的,多數時間額外的房間並沒有效用,但是每周的通勤時間卻是每天都很新奇的地獄。決定將自己的時間分配在兩個城市,這可能是種錯誤的慾望(miswanting)。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