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7

無知之幕(A Veil of Ignorance)

如果我們能夠走進無知之幕(A Veil of Ignorance),不知道我們自己目前的天分、膚色、出生地、家庭背景、排行、健康程度與性別等等。在揭曉你的命運之前,你會設計或同意什麼樣的社會原則或契約呢?這是John Rawls正義論中所使用的假設問題。我在台大科技人文科際整合中發現此段哈佛的錄影課程

基因到社會條件,我們可以發現有許多因素是無法選擇的,這些因素增加了人生中好事分配的不公平(正義)的程度。有點類似市值權重指數,過度受價格偏誤的影響,偏誤越大權重越大。分配的不公平,也受到無法選擇的因素天生分配偏誤的影響,天分偏誤越大,好事的分配越不公平。

自由主義(libertarian)認為只要確保自由市場交易的原則就夠了。績效主義(meritocracy)認為只要盡量確保大家起始點與機會的平等就夠了,績效好的人自然會得到較高的報酬。John Rawls的平等主義(Egalitarian)認為,除了基本人權(言論、宗教)的保障,還要有差異原則(difference principle),也就好事(錢、權、名)分配的過程與條件,必須要偏向天生不利的人,例如現在常見的累進所得稅制。

對社會的誘因,必須要以能增進天生不利者的好處為標準,如果稅太高,導致天分高的人也不願意貢獻所能,最後造成天生不利者的好處減少,在這樣的狀況下,則應該提高誘因。努力其實也和基因、環境相關,而且光努力沒有績效,也不是績效主義認為該分配較多的人,績效勢必包含天分、能力等條件,而且績效也往往和當時社會全體的偏好相關,也不是個人的選擇所造成。天分與環境所造成的績效(或說財富),不能說全部都是個人該得的(moral deserve),但是個人應得(entitled)的多寡,應該是這個大家在無知之幕後,所共同選擇的社會原則或契約。

幸運的成分,在每個生活美滿的人上,都是很重要的因素。連快樂都與基因有很大的相關性。出生在台灣還是生在美國,在一生能累積多少財富上,也會是巨大的差別。平等與分配的正義,固然在無知之幕內,可能是合理的推論,但是在演化的歷史上,以及演化的方向上,也許促進非零和活動的方向性,會比人類心智上,希望增加平等與正義,是更大的一個命題。平等與正義也許有助於增加非零和活動。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