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3

人類命運的方向性-增加非零和活動量

Robert Wright的非零年代一書(人類命運的邏輯),試圖說服我們,人類歷史的發展存在一個恆真的方向性,我們的文化將朝增加非零和活動量的方向前進。這不是說人類天性會追求世界大同,而是說,如果世界大同會造成最多非零和的人類活動,我們總有一天會達到,只要時間夠長。

與非零和相對的是零和遊戲,一個活動是零和遊戲,如果你贏就是我輸,我輸就是你贏。不要天真以為,非零和就是善良的,利他的,和平的。非零和也可以是邪惡的,獨裁的,暴力的,人類原始文化都經過的酋長制,就是非零和,但是卻是讓酋長可以寄生剝削其他人的非零合制度。由一個酋長統籌做資源的分配,中央集權命令經濟,可以促進分工與大型的生產活動,雖然酋長顯然會分給自己較多,而有些人會做很多事卻沒有分配到合理的資源。但是優於各家族的人類個自獨立所能生產的結果。

貨幣的發明是一個很重要的分水嶺。貨幣是你過去付出勞力的紀錄,代表社會對你勞力的評價。貨幣的流通,就是個人需求的訊息流動到滿足需求的供給者。現代人誤以為貨幣是用來壓制弱勢者的工具,其實,它更像瓦解壓迫的武器,貨幣促進了市場經濟,和沒有貨幣時的精英命令經濟相抗衡,我們不再仰賴大人物在工作完成後任意的結果分配。有貨幣的市場經濟,相對沒有貨幣的命令經濟,市場經濟的剝削較低,權力也較為分散。

市場經濟的非零和度較高,能增加較多總體的生產量,總有一天,較有生產力的經濟體或政治體,就會持續擴大影響力,藉由同盟或合約,甚至戰爭與衝突,逐漸同化或是併吞鄰近的命令經濟。提高訊息的溝通與傳遞的方便性,降低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障礙,則是國家社會提昇非零和程度的關鍵。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