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6

希臘債務

最近希臘債務的問題再次吸引媒體目光,新聞記者與評論者擔憂希臘債務會引發更大的危機,怕這樣的氛圍,也會影響到全球的金融體系,讓投資虧損,這當然不是無的放矢,但是和美國次貸風暴引起的連鎖反應,規模應該是小很多,畢竟希臘的債券,並沒有被廣泛地包裝、再包裝然後賣到全球。

我認為反而應該注意的是希臘債務的來源,如何避免將來台灣的政府會不小心步上後塵。希臘債務的一大原因是支出增加,也就是人口老年化加上長壽,然後領取退休金之退休年齡沒有及早提高(延後),導致過佳的退休福利,特別是巨大的公務部門,因為公務部門退休金是政府的責任。台灣的政府不小心也可能落入此陷阱,確定給付制改為確定提撥制,可以降低此風險與爭議,只要確定提撥政府責任就結束,不像確定給付制,政府必需承擔長壽的全部責任。如果我是希臘政府,除了宣布提高退休年齡,降低年金給付,減少公務員,降低公務員薪資,我也會同步針對新年資,改採確定提撥制,降低長壽對政府支出的風險。

當支出增加,稅收因經濟衰退而減少,政府就向未來下一代預支,舉債支付退休人的退休金,當經濟衰退時,讓未退休的人負擔大增。這時候,合理的轉移方式,讓未退休的人負擔減輕,已退休的人也分擔經濟衰退苦果的方式,就是讓貨幣貶值,刺激經濟起動,並讓未退休的人加薪(跟上通膨),但讓已退休的人退休金不變(跟不上通膨/貶值)。由於歐元讓貶值這個方法不可行,能做的就是減少退休金,降息刺激經濟起動,但是,此時利率又因投資人信心不足而偏高,無法引導利率下降,需要先砍支出,平衡預算,建立市場信心,方能。引導利率下降。

除了退休金,全民健保的政府負擔部分,也會是一大風險來源,一旦經濟衰退,健保支出因長壽而增加,政府、企業和有生產所得者的負擔比例,相對無所得的老年退休人口,也會增加,所以必須注意全民健保的支出,不能保證過度的好,就像退休金不能保證太高,要有機制,當收入下降時,調低全民健保的支出。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