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4

看二代健保的隱藏風險

如果不是立法院即將通過二代健保,媒體上不斷出現新聞,大概也不會想去了解這次的二代健保,到底是有何爭議,這顯示多數的人,即便有能力看懂的人,在隔著一層代議政治的制度下,很容易變得漠不關心,而制度的設計,淪入經理人、代理人的手中,別說共識難以形成,連代理人提出來的方案到底是什麼?恐怕,沒有多少人事先搞得清楚,遑論可能的後果。

衛生署的說帖來看,在第五頁,我發覺一個令人不安的轉變,我猜想是為了避免立法院針對費率喊價式的立法,二代健保並沒有固定的費率,針對政府的補助與企業的負擔都有設定公式調整,但是被保險人要繳的費率,則是沒有上限,只要所需的保險經費增加,扣除政府與企業負擔,剩下來的就是所有被保險人平均來計算保險費率。這表示被保險人是最終的買單者,對被保險人(國民)不利。

為什麼不是被保險人與政府的費率以公式調整,剩下的全由企業負擔呢?或者,被保險人與企業的費率以公式調整,剩下的全由政府負擔呢?或者,被保險人、企業與政府的費率以公式調整,剩下的全由健保局員工的獎金負擔呢?總保險經費的高低,有賴於國民的健康程度,醫療體系預防保健的能力,和醫療體系成本利潤的管控,以及藥價的高低,一旦管理無效率,總保險經費的高速成長,這種制度下,受傷最慘的就是,負擔最後責任的被保險人費率會快速提昇,可能成為脫韁野馬。

以選民為最後買單者,當然是因為選民與代理人之間關係最淺,最不可能直接罷免管理不良的代理人。政府付不出錢,可以擺爛,舉債就好。大企業付不出錢,可以施壓,代理人公職退休將來還需要企業,恐怕得罪不起。所以這兩者都用公式決定費率,唯有讓以選民為最後買單者,將來調整費率時,反抗力最小,因為選民無法用票改選行政機關的代理人。

關鍵不是現在的比例,而在可預見的將來,醫療費用持續高成長下,健保將破產時,不會是政府,也不會是企業要被調高費率,主要負責支付醫療費用高成長的人,就成了沒有能力改派行政機關代理人的眾多小被保險人。若只注意被保險人之間的重分配,是高所得繳得比原來多,扶養多人繳得比原來少,根本忽略了本次修改中,負擔最後繳款責任的改變,將是一大對被保險人不利的隱藏風險。

我的建議:二代健保之健康退費
或是 台灣健保改革之一見(開徵醫療機構所得稅)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