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9

讀《論老年Cato Maior de Senectute》

有人說,你的老年生活之所以還能忍受,是因為你有充足的資源、財富、政治與社會地位。西塞羅引用了柏拉圖的例子,我來模仿他們,造個新例子。如果我們對巴菲特說,巴菲特你之所以能成為世界首富,是因為你生在美國。睿智的巴菲特應該會這樣回答,你說得不全然正確啊!我若不生在美國固然就不會成為世界首富,但如果你是生在美國,你也不會成為世界首富。

一位智者,如果老年時處在極度的貧窮,固然不容易活得快樂,但是如果你是個愚蠢的老人,縱使你有滿坑滿谷的金銀財寶,你也很難不活得很苦惱。重點應該是在於培養好的智慧與修養,有智慧的老人不會抱怨老年,一方面這是必然的過程與終點,二來這是我們年輕時最大的夢想,莽撞少年終於成熟了,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固然不再能做耗費體力的工作,但是還有許多需要長者智慧與成熟斡旋與仲裁能力的工作,諸如外交官、祭司、將軍、執政官、法官、演講者等等。老人不見得一定要完全停止工作,只要找到適當的角色,還是能將多年累積的經驗、智慧繼續貢獻給社會上。

記憶力與體力自然會下降,但是專注於你感興趣的東西,反覆練熟的技能,最重要的東西,該記得的,你還是可以記得。體力固然變差,但是你要的是大力士般的力氣,還是有智慧的智力呢?別專注在你自然而然就沒有的東西。對抗老年的衰弱,應當像對抗疾病一般,靠持續的鍛練,適度飲食與運動,不向老年屈服。

在人生的第七個十年,男人會失去了性的能力,這好像是失去肉體的快樂來源。不過如果能換個角度思考,也許能更暢快,前半生男人都受制於肉慾,為了性而浪費許多精力與時間,為了性而衝動與後悔,以前你要靠理智克制肉慾,最後,你終於能擺脫這個野蠻瘋狂的主人(這頭衝動的大象),能投身於更多理性的思考與創意,追求心靈的快樂,豈不是人生最後的一個好禮物。

不過每件在老年時帶給你快樂的事,都是靠年輕時的努力所建築的堅實基礎。白髮與皺紋不會自動給你帶來權威與尊敬。如果老人表現出令人討厭的行為,那是這個人性格的問題,不是老造成的問題。老人照理說無需貪婪,當旅程所剩無幾,何必要申請更多簽證呢?如果死後沒有靈魂,那麼死亡該被藐視,死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如果死後靈魂會被引到永恆之地,那麼它該被追求。我們不應哀悼死亡,因為不朽都是從死亡才開始。老年是生命的最後一場戲,千萬不可懈怠。

古人相信靈魂不朽的概念,很像最近讀到Daniel Dannett 的Intentional Stance,我們相信自己有靈魂,是因為相信別人的身體中有一種有目標且有原則的代理者(Intentional Stance),而我們傾向相信即使身體火化了,這個代理者還是存在,我們在腦中還是可以思考這個別人的代理者會怎樣想、怎樣說、怎樣做。

延伸閱讀:銀髮族照護 宅配到府
中化生醫科技居家照顧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