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6

讀《Investors and Markets-Portfolio Choices, Asset Prices, and Investment Advice》二

讀這本書,讓我得承認感覺自己很笨,不知道是語言還是數學的障礙,70%以上的時間,我感覺很迷惘與煩躁,跳過許多段落,即使反覆看,還是讀不通它採用的模擬模式與結論,很令人沮喪的一本書,如果不是因為作者是William Sharpe,應該根本翻不完它,只能記錄作者的一些話,留待將來,看有沒有精力再回頭來讀。

他說,使用平均數變異數的方法時,在預測未來的預期報酬率上,使用歷史的平均報酬率,結果並不好。比較好的方式是要考慮現有的資產價值,因為變異數、Beta(β)和相關係數的一致性較高。簡單說,不要用一個投資標的過去的平均報酬率來預測未來報酬率,而要用歷史變異數、Beta(β)和相關係數,加上現在的價格,來推算未來報酬率,準確性會遠高於使用平均報酬率。

他說,先決定資產配置比例,然後在各資產類別決定投資工具的兩段式投資策略是很愚蠢的,必然產生較差的結果。他認為不應該每隔一~三年或一個月才決定資產配置比例,不該採用固定比例,超過某寬限值就重新再平衡的策略。反之,應該隨時依據市場的價格,也就是市場價格造成的市場資產配置比例來調整,如果市場股漲債跌,你的部位也股漲債跌,不該因此交易再平衡。簡單說,資產配置比例不該是固定的,而應該是相對於市場動態決定的。

他認為好的投資規劃顧問應該幫助投資人釐清,投資人的現有部位(資產負債、所得、非金融資產)、風險投資偏好、初始金融投資部位,加上投資顧問提供證券未來可能付款方式、證券的價格和各種狀態發生的機率,幫助投資人決定關鍵的問題,目前該存多少錢,未來退休可使用多少錢,購屋、貸款、保險和何時能夠退休等問題。

穩健的投資建議需要有四個面向,第一是分散,採用全球市場投資組合。第二是經濟,採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取得應有的報酬率。第三是個人化,依據各人的整體財務狀況,和對財富的偏好,來調整投資配置。第四是情境化,當投資組合與全球市場投資組合的比例偏離時,投資顧問應該要能指出明確的調整理由。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