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3

百辯經濟學:最低工資是高工資者對最低工資者的壓迫

2007年7月1(民國96年7月1日)是台灣政府最近一次的調整最低工資,從15840調高到17280,調高9.09%,如果從失業率的統計數字來看,失業率從96年7月的4.03%,一年後,97年7月的4.06%,到最近五月的5.82%來看,似乎沒有看到百辯經濟學所描述的失業情況。


97年五月開始到97年十月連續五個月,每個月都升高0.1%的失業率,97年十一月十二月到98年一月二月都是0.3%的失業率增加,98年三月到四月甚至一度出現失業率下降,失業率作為經濟的同時指標似乎十分吻合。似乎應該在97年五月開始連續三個月失業率每月上升0.1%時,警覺到經濟已經衰退,股市已經做頭,利率將要下滑。應該大幅度從股市轉進債市。下一次的景氣循環,一旦到了高利率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注意失業率指標才行。

不過由於混合經濟的循環在一起,96年7月(4.03%)到97年5月(3.84%)經濟都還在成長,失業率其實應該下降,也實際上有些微下降,是否能解釋為由於調高調整最低工資,而使失業率下降幅度沒有想像中的高,而在景氣做頭的97年5月以後,使失業率上揚幅度增加呢?可惜我們沒辦法實驗。

百辯經濟學一書中的說法是這樣,當最低工資提高時,其實反而會讓生產力最低的一群窮人遭受傷害,因為對企業雇主最可能的決定,就是將生產力不及調高後最低工資的工人解雇,也就是原本有些人的生產力只有有15840,但是由於現在政府規定最低要付17280,由於這些人生產力低於最低工資,所以雇主僱用越多這種人,就會虧損越多,自然傾向開除這些員工,造成失業率上升。這些人也失去從低薪工作中學習培養高生產力技術的能力,更陷入一個難以再度就業的困境。

得利的人不是雇主,也不是原本剛好領17280的人。一部分是有17280生產力卻沒有被付給足夠薪資,而又不懂得去尋找較好工作的人。另外一部份是原本生產力與工資都遠高於最低工資的人,例如一位技術純熟薪資34560,是17280兩倍的人,假如他的生產力略高於34560一些,所以雇主願意僱用他,但是在原本沒調高最低工資的狀況下,雇主也可以僱用兩個15840的人,如果他們兩個人合起來的生產力能高於這位技術純熟員工,則雇主會有較高的利潤,但是一旦最低工資調到17280,則兩位最低薪資員工可能就比不上一位技術純熟員工。也就是說調高最低薪資,事實上將降低技術純熟員工被取代的風險,讓高薪員工的工作更有保障,無怪乎即使薪資高於最低薪資的勞工,也知道要支持提高最低工資,因為這實際上有利於己。真正受害者,其實是比較沒有生產力的員工,失去最基本的工作機會,也與用低價和高薪勞工競爭工作機會的可能說再見,讓弱者陷入困境。

推薦:這期的錢雜誌2009年7月,我推薦了幾本不錯的書。
理財顧問黃柏仁:《智慧型股票投資人》教你伺機、待時、勇往直前

百辯經濟學書評BY BLODDYBUGGIO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