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2

金錢是一種時間滯延的雙向利他主義的正式表徵

金錢是什麼呢?金錢是骯髒的嗎?是邪惡的嗎?金錢是交易的工具嗎?還是生命能量的一種儲存體呢?在這本《自私的基因》中讀到這句「金錢是一種時間滯延的雙向利他主義的正式表徵」時,覺得他講得很好,就像很多生物間的互利共生,人在群體社會中,也發展出互利共生的機制,也就是金錢的使用,以及自由市場機制,金錢是交換的單位與表徵,市場機制則是決定每次交換價格的方式。


作者Richard Dawkins的新意是將自私與天擇演化的單位定義在基因(Gene),他所謂的基因是只ㄧ系列連續的去氧核醣酸(DNA)的段落,在他的想像裡,每個基因都在努力設法複製和自己的序列一模一樣的DNA,讓更多和自己相同的基因存在,複製與生存就是基因的目標,他認為自宇宙產生以來,物質就在變動中尋找最穩定的狀態,一種方向就是形成像鑽石的穩定結構,鑽石可能是自宇宙產生以來就一直存在的穩定態,只是他複製自己的方式太慢。另一個方向就是去氧核醣酸(DNA)的方式,DNA操縱了蛋白質,形成細胞膜來保護自己,更進一步,不同DNA努力打造不同的求生機器,動物、植物或人,讓這些求生機器來協助DNA的複製與生存。自私的不是個體,而是個體中所含的基因組,基因組中個各種能表徵成某種特色的基因,互相競爭,能打造出最佳求生機器的DNA組,就得到最多的複製機會。

基因就只是複製者,有些基因用程式間接操控一個求生機械,有些基因,像病毒,則是直接寄生在其它基因所製造的求生機械中,不斷複製與傳播自己,擴大自己同一基因的生存事實。人類,生為地球上最高等的求生機械,如果徹底了解與相信基因(DNA)的自私,複製基因與生存下去,就是我們人生的意義,是不是有點悲哀,有點沒意思。DNA的演化策略,目的很明確,人類的成長與預設趨勢雖然受DNA的控制,但是人類也發展出掙脫DNA控制的思考能力,讓我們的行為不全然受DNA的演化影響,很大一部分是受我們所成長的社群文化的影響,文化像另外一種程式,影響該社群的決定與行為。我想,如果我們說人有靈魂,靈魂應該是來自這種文化演化的影響,我們承受幾世代以前偉大哲人的思想,就好像他們的靈魂不死,還在人世間繼續影響文化與制度的演化。有趣的是,文化與制度也像DNA一樣,只會複製與求生存,只有善於此道的文化會蓬勃發展,也就是文化的演化。對比DNA,作者稱文化的傳遞單位為Meme(譯者翻成『瀰』),『瀰』起源於人腦間的模仿能力。

相信輪迴轉世是個『瀰』,相信上帝也是一個『瀰』,相信達爾文的物競天擇論,當然也是一個『瀰』。相信CFP認證理財規劃顧問制度,也是一個『瀰』。『CFP瀰』的關鍵意義就是客戶的利益優先。『CFP瀰』本身無意識無目的,『瀰』就是新世代的複製者,但是天擇會讓它表現的好像試圖在增加自己在地球上被複製的數量。『盲目信仰不求證據的瀰』和任何『瀰』都很搭,所以會被長存,這個『瀰』既無情又自私。『宗教領袖要強制獨身的瀰』、『吃素的瀰』形成一個宗教瀰的複合體,讓其他瀰很難入侵這些瀰所占據的大腦庫。『CFP瀰』如果要大成功,也需要一整組的各種『瀰』來合作。人類有高尚的可能性,機會在於反叛,我們有能力(思索、預期、想像)來抵抗基因(DNA)的自私,更有可能抵抗文化中的『自私瀰』,更進一步培養『CFP瀰』,或者說『利他瀰』。

Richard Dawkins指出除了人以外的生物的演化,是以基因片段為主體,基因是無意識且盲目的複製者,由於天擇選擇了最適合生存的複製者的延伸表現型,因此基因表現的好像是它有意識的自私,自私地增加自己複製與生存的機會。如果要借聖經的話來說基因的目的,就是「你們要生養眾多,在地上昌盛繁茂。」(創9:7)

Richard Dawkins同時也指出,人類不一樣的地方,人類的大腦發展到有預想的能力,也有模仿的能力,文字的發明,更加速了『瀰』在人類的大腦間靠著模仿而複製的演化速度。人腦有想像與思考的能力,所以也有了反叛我們身體裡的那個盲目的複製者(基因)的能力,我們可以不在依賴自私的基因來演化,走出自己的路。

延伸:最早的一本聖經Codex Sinaiticus
直接線上看Codex Sinaiticus掃描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