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4

蘇格蘭人如何發明現代世界

蘇格蘭位於英國之北部,和英格蘭多有戰爭,18世紀才與英格蘭統一為不列顛,我們現在認識的英國。蘇格蘭文化可以說是目前英國的一種地方傳統文化。


說現代世界是蘇格蘭人發明的,好像把現代世界當作一個東西,是全靠蘇格蘭人這群人所發明,實際上就像所有的發明,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也需要很多環境與眾人的配合,才可能完成大業,雖然蘇格蘭人確實占了許多領導地位,但沒有所有人的附和與跟隨,光有大師,也成不了氣候。但是,相對於我們對英格蘭的印象,的確應該更重視蘇格蘭人在不列顛帝國中的影響力,以及蘇格蘭啟蒙運動,對現代美國與資本主義的深遠影響。而現代世界的許多國家,也是受到這一脈實用哲學、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道德倫理的深遠影響。

蘇格蘭人躍上舞台的關鍵,在於宗教觀、道德觀與普及的教育,1559年諾克斯在蘇格蘭推行宗教改革,採用日內瓦喀爾文主義,剷除羅馬天主教,形成長老教會,認為政治權利由上帝所賜,屬於廣大人民,非貴族之專利,長老必須捍衛人民的政治權利,人權變成嚴厲的教條,人民有權選擇皇室,長老會教區牧師非由地方權貴指派,而由長老推選,長老則由人民選舉產生。英國的民主就是來自蘇格蘭。

1696年蘇格蘭議會通過興學法案,長老教會每個教區要有學校,每個兒童都要能讀聖經,收費極低,有教無類。現代社會的國民義務教育體制可說從此而起。蘇格蘭的大學追求全面性的通識教育,和後來日耳曼系的分科分系風潮不同,比較追求跨學科的整合,以實用為主的科學精神。蘇格蘭愛丁堡民眾的消遣居然是「記帳」,無怪乎能在貿易與資本主義的時代裡大放光彩,卡內基就是蘇格蘭裔的代表。閱讀與記帳是現代人基本技能。

蘇格蘭在十八、十九世紀的啟蒙思想,包含休姆(David Hume)的人性論,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道德情操論與國富論。蘇格蘭裔移民在美國、加拿大、澳洲都是建國的領導者,非洲則是傳教,蘇格蘭藉著與英格蘭的統一,在大西洋時代四處開拓,大放異彩。休姆認為人性本貪,需要群體共識與個人自由的制衡,這影響了美國憲法的精神。

人是環境形塑的產物,歷史則是人性的產物,人性會依據一些基礎原則不斷演變,人有理性的火苗,有內在的道德觀,我們會遵守共識,遵守與人相處的道德律,基於私利,而衍伸出對待他人的態度,人是道德與社會的產物。為最多人創造最大的快樂。

蘇格蘭的經濟起飛從併入不列顛十年後開始,從與北美的菸草貿易開始,一方面有地利之便,一方面是蘇格蘭人善用財務報表,節省成本,貸款、募資、買入存貨。接著是勞勃亞當在建築上的新古典風格,是美國公共建築的精神導師。

哈奇森認為人性本善,休姆則認為人性本貪,亞當斯密則融合兩者看法。休姆認為,人不是天生理性的,理性是滿足慾望的工具,我們之所以希望遵照理性原則生活,不是靠理性,而是靠習慣,從環境我們學會克制情感,依據社會制約,謀求自利。對他人的責任感,也就是內在的道德觀,是來自習慣與經驗養成。

貪欲是亂源,如果予以疏導昇華,給予個人財產權,則可以在無法克服的短視近利的人性中,建立「我不犯你,你不犯我」的社會架構。休姆認為現代政府必須包含兩股力量制衡:維護個人自由與維護社會體制。絕對權力會造成腐化。

斯密提出的是FELLOW FEELING,認同與惻隱之心,人的內在道德來自於人有體驗他人苦樂的天賦。有道德觀的人在心裡,是將自己分為旁觀者與被評論者。將哈奇森與休姆的觀點合而為一,藉由想像力,我們為他人著想,促進他人幸福,也同時希望自己的快樂不受干擾,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大家相安無事。

想像力是商業社會的源頭,物質富裕激發快樂的想像,使人處心積慮設法獲得,此假象,就是促進社會運作,開墾、造屋、改善、提昇生活水準的原始動機。富人的想像力大,透過自己與員工,生產力高於消費,即使欲望無窮,也只是圖個方便,生產的效益還是分配下去了,如此一來,富人不自覺間,增進了社會整體的利益,提供全人類繁衍富足。

如何使資本主義造成的貧富不均讓最底層也能滿足基本需求,答案還是分工,寧在富國當窮人,也不願在窮國當富人。斯密的無形的手其實是反諷,他反對的是政府的人為干預,懲罰關稅、出口補貼、特許專賣等的荒謬。但是斯密也強調政府的重要,諸如財產權、人權、道路、港口等基礎建設,都需要政府介入,政府其他對經濟的干預,見諸歷史將自食惡果。

人類天生好逸惡勞,商業社會的另一缺點是對外界事物興致缺缺,讓人失去尚武精神,無法起身捍衛自己的自由與權力,可能會使自由社會覆亡,捍衛自由需要意志與勇氣。斯密建議糾正重商主義的方式就是教育,教人識字與記帳,若無教育體制,資本主義將會走投無路。

蒸氣機發明者瓦特(James Watt)也是蘇格蘭人,他是我小時候我最喜歡的故事書人物,他運用科學知識創造財富。蘇格蘭的醫學院也是現代臨床醫學的始祖,鼓勵醫師親自接觸病人,透過觀察開放的心胸來改善醫學科學。蘇格蘭人也做了第一個受控組的醫學實驗。發明電報的摩斯,電話的貝爾也都是蘇格蘭裔,鋼鐵大王卡內基更是當時蘇格蘭裔的首富,他說出「死而富有就是無恥」的話,為貫徹平等的理念,他認為個人的財富屬於公眾,後代美國富豪的捐獻善舉可說是由卡內基為代表,影響後世富人如比爾蓋茲、巴菲特的捐獻善舉絕對很大。

即使,後來的蘇格蘭已經不再引領世界思潮,從以上的資料,在十八、十九世紀,蘇格蘭的哲學與蘇格蘭裔對現代世界的貢獻,無疑是肯定的。他們的思想,經歷幾百年時間,已經融入世界各地的政治、商業、教育等社會架構之中,雖然再也看不到蘇格蘭的牌子,但是他們的靈魂,已經在現代人的腦裡繁衍生存下去了。

買:蘇格蘭人如何發明現代世界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