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0

產油國統治全世界-讀「世界又平又熱又擠」心得

油價的高低巨幅影響了產油國的財務狀況,錢越多的國家影響力就越大,因為金錢代表了購買力,而購買力帶來了影響力,甚至當供給不足時,光是願意或拒絕賣出石油等石化燃料就可以讓石油進口國在政治與外交上屈服,這就是油價的魔力,它的劇烈波動會快速影響了國力的高低變化。


我們的世界對石油的依賴,或說是油癮,讓阿拉伯附近的伊斯蘭國家有充沛的財源來強化他們的現有宗教與統治正當性,國家用油元捐助基本教義派,貧窮的人接受傳統伊斯蘭教團體的教育與協助,更加深化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勢力,整個社會變得更加不開放、不包容、不多元化,讓反女權、反西方、反現代的伊斯蘭支派相對於世界其它非產油國所屬的伊斯蘭教支派勢力高漲。

埃及肚皮舞孃在電視劇中的消失,象徵著波斯灣地區受到沙烏地阿拉伯化,城市的伊斯蘭教派被沙漠的伊斯蘭教派取代,肚皮舞孃改成矇著面紗唱可蘭經,錢可影響藝術與文化。恐怖份子也是在這些油元的支持下接受教育。從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到奈及利亞的例子,佛利曼認為當油價越高的時候,產油國家的自由度就越低,該國家的企業家精神與創業精神就越低。

許多產油國都染上荷蘭病(Dutch Disease/Resource Curse),意外發現的天然資源會導致去工業化的過程。原因是發現石油後,導致國家大量資金湧入,使本國貨幣成為強勢貨幣而升值,削弱出口競爭力,而人民由於有錢於是大量買進口的便宜商品,導致國內製造商不論出口或內需都倒閉,而形成去工業化。這些國家往往忘了教育、法治與創新、創業精神才是打造現代社會最重要的基礎,而過分依賴天然資源的出口與利潤分配。

產油國在高油價有錢時,可以用「不需納稅,當然沒有代議權」的口號來阻礙民主。用酬庸支出的方式減緩人民對民主的要求。用慷慨阻止獨力的社會團體形成。有更好的警力來嚇阻民主運動。多餘的石油財富,減緩了要求專業分工、都市化與受高等教育的壓力。

唯有油價下跌,才能讓波斯灣地區改變,佛利曼認為就像讓蘇聯垮台的不是雷根,而是每桶十美元的油價,人們只有在他們告訴自己必須改變,而不是別人告訴他們得改變時,才會改變。如果佛利曼是對的,現在較低的油價,雖然還沒到每桶十美元的位置,相信有助於波斯灣地區的民主與開放改革。美國的節能政策與再生能源的開發,可能才是終結恐怖主義的關鍵行動。

臺北CFP讀書三三會的夥伴的紀錄:
世界又熱又平又擠的重點整理(讀書會)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