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1

五天學會畫畫《Drawing on the Right Side of the Brain》

在六個月學會一個語言的演講中,聽到一套五天學會畫畫的方法,於是去找這本書《Drawing on the Right Side of the Brain》來嘗試。沒想到這不只是一本教素描技巧的書,而是一本教如何觀察的書,甚至是一本教如何更快樂一點的書。

五天是指作者Betty Edwards的40小時的密集課程,我在台灣的網站都沒看到有人引進這套課程,香港反倒是有,只好自己靠閱讀摸索。她的理念是,任何手眼協調正常的人,都能學會素描,只要學會了如何觀察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訓練自己抑制左腦的語言系統、符號系統,讓右腦的視覺系統主導手眼協調,就能畫出超乎預期的擬真程度。她認為這種屬於右腦的視覺專注能力,是讓人更有創意和藝術感的原因。

怎麼說這也是教你如何更快樂的方法呢?全書的第一個引言,來自Michael Kimmelman,一位畫家和建築評論家,他這麼說:
Drawing used to be a civilized thing to do, like reading and writing.
It was taught in elementary schools. It was democratic.
It was a boon to happiness.

畫家專心畫畫的時候,就像心理學家描述的,會進入一種「心流Flow」的狀態,渾然不覺時間的經過,畫家把自己關在工作室中繪畫,就像修練者閉關禁語一樣,繪畫比靜坐更好的地方是,經過一段心流時間後,你還會有一幅畫作留下來。這種繪畫中的專注狀態,很容易變動,就像冥想中意念很容易胡亂出現,只要有人問你一句話,語言系統的左腦就會重掌主權,讓畫畫的人離開心流的狀態。

這讓我聯想到很多畫家不適應正常的社交活動,會不會就是因為過度投入繪畫中的心流狀態,讓右腦掌握大腦太久,甚至讓左腦無法重掌主權,因而說話混亂,無法與人正常溝通,別人都以為他瘋了。而這種挫折更讓他投入更多時間到右腦狀態來補償,造成惡性循環。因此,靜坐冥想或繪畫專注能增加「心流Flow」這一種快樂的感覺,讓我們短暫與語言系統、符號系統中已有的煩惱、矛盾、壓力分離,但是也該適度就好。

圖為課程開始之前的比較基準,用來和未來完成課程後作為比較。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