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3

我看『大埔圈地事件的省思』

現代的民主政府,法律是由民選的立法委員制定,行政的官員也是由民選的縣長所指揮,從民主的角度看,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可以強迫少數服從,大埔圈地事件,如果從民主的角度來看,行政合於縣長的選票授權,法令也合於立法委員的選票授權,如果認為民主的投票權可以獨大,則繼續執行下去也很合理。

這篇『大埔圈地事件的省思』,作者的重點似乎放在少數農民想要繼續耕作的意願,不應該被抹滅,我認為這當然也是一種角度,但是這和民主精神相比,似乎弱了一點。這讓我回想起彼得杜拉克在『自由社會與自由政府』中所談的財產權的問題,真正能和多數決民主制度相抗衡的,應該是私有財產制。依彼得杜拉克的意見,唯有讓民主投票制與私有財產制相抗衡,才能避免任何一方制度的獨裁,在這樣兩力相抗衡的社會中,人民才可能自由。

不能讓民主制度的多數決,有權利去任意地剝奪個人的私有財產,否則人民就無從獲得真正的自由,自由應該是所有人追求的最高人生價值之一。徵地,當然是一種剝奪個人私有財產的行為,根本就不該在自由社會中存在。如果一定要做,也該以符合私有財產制的精神來處理,應該要用類似公開招標,或是戴德梁行常辦的拍賣會方式,來決定政府買回私有財產的價格,試想國家公債、電信執照,都能用拍賣決定價格,為何徵地不能用符合私有財產精神的拍賣會來決定價格呢?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