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2

把讀歷史當決策模擬?或非幻想的記錄文學

學歷史到底有什麼用?呂世浩說他考進台大歷史系時,曾經用力思考這個問題,他的答案是,用思辨學歷史,就像過去的帝王訓練一樣,所以學歷史的用處就是幫助自己當帝王,或是輔助帝王。中國儒學或史學,基本上就是帝王學。

不過在民主的時代,帝王學還是如此吸引人,似乎也有點與時代衝突不合。所以他把結論轉到了解人性,啟發智慧。但是,何以民主科學時代的人,要繼續沿用帝制時期的經驗所教導的人性,用帝制歷史來啟發智慧,會得到怎樣的結論呢?難道是以暴制暴,槍桿子出政權?

也許該把讀歷史當決策模擬考,但是歷史的時空環境和現在差距很大,即使人性本質差別不大,但是新的解決方法,和科學對歷史進程的解釋更新,都讓人擔憂光是使用古籍,沒有整合新發現和新理論,令人擔憂,會不會變成帝制的復辟。這種思辨,也很容易變成自我確認,你會回想起來的歷史時刻,最可能就是支持你目前決策的典故。很可能是非理性的決策,也沒有實驗控制對照組。雖然,可能回憶秦始皇和孔子的出身,是鼓舞人心、正面思考的一種方法。

為什麼歷史這一門學問不能是沒用的呢?沒用但是很有趣,沒用但適合有閒暇的人,沒用但能激發人類的特定情緒。就像藝術美學,它也沒什麼用,但是就能直覺地讓人感受美好的或其他特定的情緒,給我們一種不同的視角,促進同情心、同理心。我們也可以把讀歷史當做是讀非幻想的記錄文學。帝王學當然也是閒暇學,古時候最有閒暇的人,自然就是皇帝啊。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