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6

個人自由的憂鬱

Martin Seligman認為當代美國人的憂鬱症普遍化,來自兩個原因。分別是,過度強調個人自由的文化,以及團體意識的減弱。

強調個人自由的文化,人感覺對任何事都有選擇的權力,隨時都可以控制自我。遇到失敗時,不免比前幾代容易認為,失敗是自己的責任,而將失敗歸因於個人內在的特質。於是在3 個象限的個人化一項中顯得比上一代悲觀。

團體意識的減弱,人不再強調家庭,不再熱衷宗教,也不再以國家為榮。家庭變小,成員間情感不再深厚。缺乏宗教熱情,不再經常上教會,也沒有綿密的宗教關係。不再為了國家的理想與目標團結在一起,不再重視責任多於感覺,不再犧牲小我,成全大我。遇到失敗時,一方面沒有所屬團體的慰藉和幫助緩衝。一方面也容易認為失敗將是長久的與全面普遍性的。於是在3 個象限的長久化、普遍化兩項中顯得比上一代悲觀。

他提出的解藥,除了使用ABCDE的方式,學習樂觀的思考方式,保持有彈性的樂觀,在某些時候還是要有悲觀來幫助我們認清現實。另外就是重新調整個人與團體的比重,多參與一些利他的活動與團體,從幫助人的過程中,增加人際交流與同情心、同理心。創造或選擇一個高於個人的目標去努力,人類的生命若光是注意自我,是很難有什麼意義的。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