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5

讀《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幸福之路》 續三

講了許多不幸福的負面表列,後半部,羅素開始正面描述他觀察到幸福人的特色。幸福可分兩類,心的快樂(肉體)或腦的快樂(精神)。腦的快樂需要讀寫的能力。不同需要智識的職業中,科學家比藝術家快樂,因為當一般人不懂你的作品的時候,如果你是科學家,一般人會以為是他自己不夠聰明,如果你是藝術家,一般人卻會認為是你的作品太爛讓他看不懂。幸福人的特徵是對事物廣泛的興致,對人對物的友善對待。發揮技巧的工作的快樂,宣揚主張的快樂。信仰的快樂,專注嗜好的快樂。

興致是快樂人的標誌,但不是過度集中於一個方向,有正常胃口,對食物滿意,吃到足夠就停下來,持中庸之道。真正的興致像兒童的赤子之心,對一切都感到新鮮,抱著熱誠去尋求智識。

不獲情愛可能讓人對外失去興致,不獲情愛讓人沒有安全感,聽任習慣控制自己的生活。童年受到情愛,讓人有安全感地面對人生。給予情愛如果以要求受愛為目的,是來自不安全感,這有目的的愛無法得到回饋,因為人類天性是對最不求情愛的人,才最願意給予情愛。對情愛的提防是幸福的最大障礙。最好的情愛是雙方互受其惠的,很自然的給予,很歡娛地接受。

家庭原是最大幸福的來源,子女給父母帶來權力與溫情的感受,讓我們體會自己屬於生命之流的快樂。要享受父母之樂,對子女無需排斥擁有權力之愛,同時要尊重他是獨立個體,儘早讓子女獨立,這種尊重有點像友誼中出現的尊重。

工作是幸福的來源,過度過勞工作則是痛苦。工作免除煩悶,工作給人實踐野心的戰場。工作有趣的要件,一是要有使用技巧,二是要有建設性。完成巨大建設,例如高速鐵路,給人帶來極大快樂。人類在生活上將工作與工作以外是唯一整體的觀念,有助於幸福,視人生唯一個完整的習慣,朝向一致的目標,是幸福的必要條件。

閒情讓人從嚴肅的事物下鬆弛一下。閒情幫人維持均衡的想法,避免我們陷入偏執狂。生活中難免有打擊,閒情幫助我們度過挫折,閒情像是興致的預備與緩衝。

努力與捨棄同樣重要,很多是需要努力才能成功完成,但是生命中也有難以處理,不可能完美的事物,對這些小事,不可能完成之事,應該要懂得捨棄。最惱人的不外乎天天努力相信某事,該事卻天天變的越不可信,丟開這種努力,是幸福。

幸福一些靠外在,一些靠內在,你需要飲食、居所、健康、愛情、成功的工作、小範圍的敬意、兒女。缺少以上,只有例外的人才能幸福。有了以上還不能快樂,定是受了心理的騷擾。最重要的是向外發展,避免自我中心。幸福的生活有如善良的生活,但是不是發自道德教條的克己追求(清教徒),而是自然而然因為對人物的善意與關懷而做到(行樂主義)。真正幸福的人認為自己是宇宙的公民,享受世界的色相與歡樂,不因死亡而困惑,因他並不真覺與其他人分離。當他感受到與生命之長流結合,至大的歡樂才能獲得。(有點像向外發展的涅盤)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