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3

投資勝的本質在於反向投資

坦伯頓、凱因斯都強調過反向投資(Contrary)的重要性,要在市場上超越別人的報酬率,勢必要做與別人不一樣的事情,而不是從眾。James Montier指出指數型的被動投資,其實是一種標準的動能投資,我倒一直沒這麼想過,但是看指數編制的規定就能體會,當股價上漲使市值上漲,市值排名進入某個範圍(例如前五十名),則該股就會被加入指數成分股,反之,當股價下跌,使市值排名跌破某個範圍,該股就會從成分股被剃除,指數型基金當然就是一種趨勢動能操作式的基金。而若想要績效超過指數,勢必要反其道而行,或是避免和指數類似的趨勢動能操作方式。最多研究肯定的就是價值型、和小型股的投資方式。


James Montier還強調在新興國家間,也可能出現可以利用的價值差異,這是他所提倡的全球資產配置(GTAA),他認為這能產生超額報酬。

葛拉漢建議的方式是用過去五年平均盈餘來計算本益比,在低本益比買進,高本益比賣出,可惜沒有看過台灣有券商的交易系統有提供這個數字,James Montier書上表21.10則是畫出一個葛拉漢PE的歷史線圖,在2007年,大型股葛拉漢PE約25,小型股葛拉漢PE約29,都偏高應該賣出。不過以葛拉漢建議的標準14倍PE,1990年以後美國股市十多年都沒有買點出現過,這其實也真的太嚴格,不符現實需求,我們需要一種在市場高本益比中,還能投資勝的方式。

Baker與Wurgler發現投資人情緒和市場不同區塊的投資報酬率似乎有關係,在投資人情緒高漲時,應該要投資於老牌、低價格波動、有獲利、高股息的公司。反之,在投資人情緒十分悲觀時,應投資於年輕、小型股、高價格波動、不太賺錢、不發股息的公司,才能夠得到優於平均的高報酬率。以目前(2009/10)台灣股市的狀況來看,我認為已經屬於投資人情緒高漲的時候,按照Baker與Wurgler的發現,應該要回歸高股息、股價牛皮般的老牌獲利公司。

計量模型的操作績效也是遠優於人為操作的績效,簡單說,人會過度自信,計量模型的資料如果提供給經理人,計量的績效往往是經理人的上限,而非下限,經理人很少能在所使用的計量模型的資料之上再增加效果。被動指數型投資,不但是趨勢動能操作,其實也是一種計量模型的操作。20位經理人中約有18位如果用電腦來取代,可能會投資人帶來較好的報酬,但是這種結論肯定不受共同基金業員工的歡迎,而且也很不容易說服客戶收取高額的報酬,畢竟計量模型的操作就是照著電腦跑出來的數字執行而已,因此計量投資法不會在現實的基金行業中風行。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