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8

昂貴的珠寶、跑車與豪宅VS致命的煙、酒與安非他命

這兩者骨子裡是被同一種情緒促發。那就是「炫耀」。這兩者的不同,則是一類傷害了你的身體健康,另一類則是傷害了自己財務的健康。為什麼人人都知道安非他命這種毒品不但傷害身體,十分容易上癮,會毀了一個人的一生,年紀輕的少年少女,卻還是不斷的勇敢嘗試呢?煙、酒也是一樣地有害健康,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願意自殘、自毀呢?甚至作生意的人與多半勞力工作的人,還有拼酒、乾杯的文化,為何要以彼此自殘為交往的儀式呢?讓我們從動物界尋找自殘的前例,嘗試理解人類惡習的生物來源。


非洲的瞪羚有個特殊的行為,瞪羚遇到獅子不會立即開始奔跑,反而會在原地高高地彈跳,這個奇怪的動作,看似自我毀壞,浪費自己的體力,自我放棄先起跑的機會,其實很像人類間拼酒、乾杯的行為,瞪羚要傳達給獅子的訊息是我跑的很快,即使先跳幾下給你看,晚幾步起跑也能跑贏你,有點像諸葛亮的空城計,希望用特殊的浪費自己體力的行為,讓獅子認為這隻瞪羚是誠實的、是真的跑很快的,因為每隻瞪羚都會假跑幾步,但是不是每隻瞪羚都能在原地跳這麼高,能這樣自殘讓步的瞪羚,似乎比較可信,真的比較強壯,獅子就不想浪費力氣追逐這隻自殘的瞪羚。

我們不能確定獅子與瞪羚的大腦裡是否如此思考,但是演化讓他們留下這種互動的習慣,看似自我毀壞,浪費自己的動作,反而可能是有利於生存的。人類間拼酒、乾杯的行為也可能是這種遺留,人人知道大量酗酒會毀壞身體,所以唯有真的身體健康、體力強的人能夠大量喝酒而面不改色,不酒醉,於是拼酒被用來比較彼此的身體健康,比較彼此作生意的氣魄,比較彼此的膽量,把自毀訊息當做誠實訊息,只有真的身體健康、性格乾脆、信守承諾的人,才能如此乾杯,這當然是錯的,只是人類從動物演化來的遺留物。

拼酒當然是沒有道理的人類習俗,因為我們不像動物不會用語言溝通,不需要倚賴這種自毀訊息,來當做誠實訊息,也不需要酒後吐真言,我們只要長期接觸,聽其言,觀其行,就能夠真正認識一個人,而不是依賴這種不利自己身體健康的方式來傳達自己很強壯或自己很適合與你交朋友之類的訊息,人類有偉大的語言,應該要戒除這些類似遺留自動物性的惡習,別做明知對自己健康不利的事。

購買昂貴的珠寶、跑車與豪宅,也是類似的自毀訊息,一擲千金的行為通常可以讓潛在配偶或對象知道你的財力雄厚,因為唯有財力雄厚才能一擲千金,購買昂貴的珠寶贈送約會的朋友,這種浪擲金錢的行為當然是對自我財富累積不利,但是就像自信跑很快的瞪羚可以讓獅子幾秒,財力雄厚的人也顯示出購買一些奢侈品也無礙的態度。當然,就像上一段所寫,作為萬物之靈,我們有語言溝通的能力,只要長期相處,經常溝通,我們自然能理解彼此的財力,沒有必要用浪費來炫耀,明知這些昂貴的消費,除了傳達自毀訊息,來當做誠實訊息,能讓別人相信你真奢侈,應該是蠻有錢的,其實有害於自己的財務健康,也不會帶來值得的快樂生活程度的改善。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