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

CFP的倫理困境

在深夜的城市街頭,四周一片寂靜,你獨自一人走到紅綠燈口,路口的紅綠燈並沒有因為深夜被改成閃黃燈,而還是像早上繁忙的上班時候一樣40秒一輪,才剛變紅燈,守法,你還要再等40秒,闖過這個紅燈,好像沒有什麼?好像沒有造成別人的損害,也沒有被抓到的風險,就算被登上明天的早報,也不是很不名譽的事情,該要停下腳步,還是闖過紅燈,這就是倫理的困境。


政府的法令不合時宜,就像哪個在深夜裡,還是照樣機械式地40秒一輪轉換的紅綠燈,當大陸投資已經是人盡皆知的需求時,還在戒急用忍,開放的腳步太慢,社會的需求不斷衝擊法令要更新,要趕上時代,作為一位CFP,在僵化的紅綠燈下,時機與效率的專業衡量下,到底該給客戶什麼樣的理財規畫呢?對一個在大陸有大量投資的台商,說你不能銷售、推薦、協助任何大陸相關基金嗎?這就是一種CFP理財規劃顧問倫理的困境。我個人的看法是,你就是不能闖紅燈,即使在深夜中,等待紅燈變綠是多麼沒有效率的一件事,CFP們,你得學會不趕時間,別人都闖紅燈過馬路,不是合理化自己闖紅燈的理由。

生活無虞的人,比較有錢的人,價值觀以責任和尊重而不是以更多金錢為主的人,才會有倫理道德,倫理道德的界線,在人要餓翻了的時候,很容易被跨越。ㄧ個比較有錢的人,比較不會因為一點小錢,而違背自己的價值觀,做出違反倫理道德準則的事,但是如果是無窮大的金額放在眼前,不論現在是如何信誓旦旦,真看到了巨額的錢,還能無動於衷,不要鐵齒,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唯有認為必須善盡自己專業責任的人,才會以利他的原則,堅持以客戶的最大利益為最優先,必須強調尊重自己,也尊重自己的委託人,也許有機會做到。

從這幾點來看,CFP的倫理困境是這個專業證照,除了教育、考試與經驗外,還強調的高道德標準,而要執行這個高道德標準,某種程度上,必須限制其推廣的對象,事實上,付不起教育學費、考試報名費、認證費用與年會費用的人,也就是沒有一點基本財力的人,根本不可能遵守高道德標準。有點像雞生蛋或蛋生雞的問題,是因為有了CFP才變高收入呢?還是只有高收入的人才能成為CFP呢?我所認識多數的CFP,在還沒取得CFP時,就已經是一般社會上認為的高收入者了,每人都年所得百萬以上,兩、三百萬元也很普遍,而實際上,也惟有他們已經是高收入者了,才可能經得起高道德標準的檢驗,也才有追求高道德標準的自我期許。CFP不可能推廣到每一位從業人員身上,注定是這個行業的桂冠,是已經成功者,用來彰顯與強調自己道德高度的自我期許與自律,本來就不是一張從業人員魚躍龍門的門票,而是自願銬上的枷鎖,CFP是荊棘做成的桂冠。

註:此篇為20090619上黃國良老師的CFP紀律道德課程的幾點聯想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