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9

DID YOU SPOT THE GORILLA?看到大猩猩了嗎?

比能力,更要比眼力,能看見大猩猩的人有福了」,這本很薄的書,但閱讀的過程卻驚喜重重,作者Richard Wiseman似乎就像他的姓一樣,用他的睿智,一次又一次作弄平凡人的習慣,平凡人的大腦總是在自動駕駛的狀態,而在這種自動駕駛的狀態時大腦的行為是可預測的,就像「誰說人是理性的」作者說的可預測的不理性,本書作者則是說人是可預測的有生理與心理的盲點,常常對機會視而不見,他的實驗顯示,能看見大猩猩的人,通常也是自己感覺比較幸運的人。


昨天一個實例就發生在我身上,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姑且稱之為「記不記得帶走你的IPOD」事件,可能是週日早上的和美女天使的踢踏練習太累了,或者是因為上週五漏了一天沒去上踢踏課練習,昨天下午去32行館泡湯時,實在是很放鬆、很舒服,戴上了我的IPOD,放著我自己錄的自我催眠(暗示)的錄音,居然就這麼沉沉的睡了四個小時,一醒來驚覺錯過了約會,急忙中換裝,就接到催促的電話,收訊又不好,急急忙忙想去外頭打電話道歉,一直到隔天出門想同步IPOD上的ABC新聞時,遍尋不著,才發現我「不記得帶走IPOD」了。真是剛好可以拿來補充本書第三個方式的案例。

本書作者提醒的方式有四個,一、讓大腦就位,先準備好問題,然後去觀察,比較容易觀察到問題的答案,所看見的世界也會不同,他用四種顏色為例,要求你去尋找四周某種顏色的事物,你會發現事先被給的顏色不同,你眼中的世界也會大不同。大腦的結構天生就是讓你只會看到你在找的東西。這在教養的迷思一書中,作者也指出,許多做實驗的心理學家努力要找家庭教育和兒童個性的關係,不論結果如何,他們總是覺得有找到有關係的觀察。卻忽略了他認為顯而易見的另一種結論,其實社群才是更強力的因素,家庭教育的效應則多半可用基因來解釋。

二是說好的觀點是成功的一半,就像BRAIN STORM腦力激盪,先不要批評,讓各種觀點發展,就像歷史上很多的發明,富蘭克林的發明日光節約時間以減少商家點蠟燭的成本,瑞士人發明從觀察芒草發明魔鬼沾,我們對數字與時間的專換,如何三刀將蛋糕切8片,如何將16個方格,畫成不同的圖畫,3M將不黏的黏劑發明成便利貼,萊特的飛機不模仿麻雀振翅而學老鷹滑翔,上下倒轉180度看會成為兩副圖的漫畫家,都是這種觀點轉換的效果,天才就是能以特出方式感知事物。可改變的觀念就是,訓練自己成為喜歡答案不清楚明白的問題,喜歡違反規則,不相信對錯界限分明,處理問題最棒的不在解決了它,而是過程,相信多數狀況下,不保持單一觀點比較好。

三是越放鬆越聰明,魔術師善於利用現場觀眾,上台時由於緊張,注意力容易集中在某一點,對四周渾然不覺,壓力也會讓上一章的繪畫方格的數量大減,人的左腦嚴肅聚焦善分析,右腦放鬆詼諧看大格局,理性的人要多訓練自己右腦。幽默與笑話之所以令人發笑,就是因為在一瞬間拋出令人驚奇的觀點。就像面試時因為自己穿著邋遢,被面試官問如果你雇用了一位穿著邋遢衣服的人你會說什麼?被面試者說:「他一定是穿了一件很棒的褲子。」遇到熊換運動鞋,只要跑贏你的故事。想學劈腿被問你的彈性如何,卻回答除了禮拜二都可以。古騰堡在美酒節發現葡萄榨汁機元理可用在活版印刷。尼龍纖維是在研究員辦了個遊戲比賽誰將先材料拉最長而不斷掉時發現的。飛盤是耶魯大學學生打工玩墊披薩的錫盤發明的。玩樂商數(Playful Quotient)高的人較有創意。退一步海闊天空,太認真腦子就打結。

四是換一顆好奇的腦,一旦熟悉,大腦就不會細看,像休眠,像自動駕駛,所以我們不會知道一元硬幣上的人像是朝左還是朝右,大腦的功能是偵測變化,除非你能作每件事都抱持當第一次做的心情。否則你也可能因為要宴客而到臥室換衣服,卻上床睡覺。連做十次機械化的動作,就可能讓你照老方法繞遠路,而忽視顯而易見的捷徑。送氣壓計問到大樓高度。福特要求廠商裝箱要用易拆的螺絲,因為他將木板用來當車底板。假的顛倒的人像,消失的大象都是提醒我們喚醒大腦的起床號,常問「為什麼」而不要視而不見。刺激大腦、抱持好奇、注意超乎預期、不平凡看平凡、善加感知、打破常規、做沒做過的事。

一個書中的實驗


笑話的研究

世界最好笑的笑話
The world’s funniest joke is……
‘A couple of New Jersey hunters are out in the woods
when one of them falls to the ground. He doesn’t seem
to be breathing, his eyes are rolled back in his head. The other
guy whips out his cell phone & calls the emergency services. He
gasps to the operator, ‘My friend is dead! What can I do?’ The
operator, in a calm soothing voice, says, ‘Just take it easy, I can
help.
First let’s make sure he’s dead.’ There is a silence, then a shot is
heard. The guy’s voice comes back on the line. He says, ‘OK, now
what?’

延伸:你看到大猩猩了嗎?(Gorillas in our midst)

站內相關:
對擇時重回市場的看法(轉述名人投資學作者黃耀東顧問的答覆)
對隨機漫步理論的攻擊:市場可以預測嗎?
天下真有白吃的午餐?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