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2

文藝寫作散文班第一話/李儀婷

對李儀婷老師的第一個問題,我思考很久,雖然當場沒有一位學員,主動出來回答這個問題,全班二十多位同學,男女老少都有,每位來上這堂幼獅文藝主辦,文藝寫作班的散文班的目的各是什麼呢?我顯然並不像儀婷想像的,想在文學獎中獲得評審的青睞。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無疑地,我希望寫作的更好一些。這文藝寫作班能夠滿足我的需求嗎?儀婷先從一個我難以想像的角度切入,她指出文藝散文寫作與小說的不同之處,並非真實與虛構之別,也不是短篇對長篇之別,不是敘述與魅力之別,更不是細節與包裝之別,近來,文學獎的散文獎得主,很多次都是以虛構的方式寫作,例如女作家寫男性攝影家的故事,或是健康的作者寫出漸凍人的感受。對虛構的散文,我還不太能接受。

散文多半以第一人稱寫作者的生活瑣事,藉以抒發作者的情感,如果作者敘述的故事,最後被揭穿全是虛構的,或大部分是虛構的,只有想表達的感情是真的,讀者真的不會有被背叛的感覺嗎?如果假設朱自清的背影裏父親去買橘子的故事全是作者編的,父親對兒子的關懷還是一樣深刻嗎?面對讀者的這種疑問,作者你說呢?如果清崎的富爸爸與窮爸爸不但不存在,是設計的,而且其實真實的富爸爸後來在金融海嘯後的結局很悲慘,你還是一樣能接受書中的現金流觀念嗎?

散文的調性通常與小說不同,緩慢且平鋪直敘,甚至可以沒有主題、架構與包裝,不過近來得獎作品多半有架構與包裝。小說則故事性強烈,儀婷當場背了一段百年孤寂的開場,幾句話間,有動作、時間、跳躍,讓人立刻感覺有故事要發生了,顯然小說的調性較有魅力,魅力是因為它設法不直接寫出焦慮,而是替換,在說與不說之間,讓讀者感覺到有問題發生。儀婷還提醒寫文章要避免寫得像嘮叨教訓人的自傳,這只會讓讀者連一頁都看不完,還有,千萬不要用「成語」,這不是基測作文。

儀婷認為文藝創作者追求的就是「轉換的快感」,將一個超不美的名詞,轉換成另一種有創意的寫法,這其實和林語堂說「幽默是在一瞬間拋出令人驚奇的觀點」頗類似。老師讓大家聽著略帶悲傷的輕音樂做「翻轉」造句的練習,銀幕上放著老師婚禮時做的一段多媒體,老師先逐一介紹照片,將她自己的文字遮住最後翻轉的句子,讓大家自己造句,最後再看老師的全文。我想這應該是很不錯的練習方式,一方面背景音樂可以協助散文定調,另外,將自己想學習的對象的部份文字遮住,練習自己造句,應該有助琢磨翻轉文字的功力。

延伸閱讀:
文藝寫作班 第八屆春季班 幼獅文藝
啟程遠行 李儀婷的部落格
略帶悲傷的輕音樂是[我們的失敗]


站內相關:
用你的筆改變世界Writing to change the world部落客之書
我讀『如何寫出好人生』- Writing About Your Life
『越讀者』與『如何閱讀一本書』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