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6

Piketty在《Capital》中的結論

在《Capital》中他說,市場經濟如果放任私人資本發展,雖然也能產生群聚效應團結社會,例如知識與技術的傳播,但也會造成社會的分化,如貧富的差距擴大,這會傷害到民主的發展,也會傷害到社會對公平的追求。造成貧富分化的原因是資本報酬率會高於經濟成長率,而且初始資本越大的人資本報酬率通常會越高。

這個R>G的現象,代表過去累積的財富會成長的比薪資和產能要快,過去的會吞蝕掉未來的,原本是創業者的會慢慢變成依靠租金、利息或權利金的食利者(Rentier)。解決問題的辦法,除了教育與知識的投資,還可以加稅,但是全面性太重的稅卻可能傷害發展的引擎,反而讓薪資成長停止。

累進級距式的資本稅是Piketty認為較好的方案,0.1~0.5第一個一百萬歐元,1%到五百萬歐元,2%到一千萬歐元,5%到幾億歐元,10%到幾十億歐元。但是這樣的稅制,對歐洲的小國家是很難實行,反而像美國、中國這樣的大國有機會。這似乎給我們台灣小國一個借鏡,除非和中國統一,否則加稅只會把資金趕到就在我們旁邊的中國去。

他認為經濟學者應該避開經濟科學的陷阱,重新擁抱政治經濟學,勇敢參與政策的辯論,而不是埋首在以數學理論做經濟模型,或在很小的範圍內證實因果關係。找出什麼樣的公共政策或機構能讓我們社會更美好的解答。而財務上最弱勢的人,往往也是最沒辦法在公共政策上提出意見來捍衛社群利益的。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