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30

限制資本報酬率,縮短貧富大差距《21世紀資本論》

解決貧富差距過大問題的答案是什麼呢?《21世紀資本論》的建議方案是資本持有稅。對持有資本課累進稅的困難,在於金融資產容易流動,如果沒有全球協調,勢必造成國家間稅率競爭,新興國家用低稅率吸引已開發國家的資金。

而且課了稅,如果沒有規定好如何把錢發還回去給窮人,得利最多的其實是公務員與裙帶政治世家。而且人們對貧富差距過大的問題主要是集中在國內,很難形成國際協調的共識。不過我想的限制資本報酬率,同樣也會造成國家間的競爭,不過如果這個資本報酬率上限不要太低,也許沒有人會那麼在意。

儒家文化中也有這種內涵,在帝制中主張帝王應要節制課稅,也是類似概念,帝王和人民之間也是一種人與人間的巨寄生關係。例如台灣民法有規定利率的上限,不允許利率高於20%的高利貸。從富人與窮人之間巨寄生的關係來看,富人借錢給窮人,如果利率太高,則很容易讓窮人被剝削到無法生存。國家內要維持穩定的巨寄生關係,需要節制這個吸取的程度。用法定利率上限的觀念來類比,應該有可能讓限制資本報酬率的法令過關。

如果資本報酬率高於每年20%是違法的,超過的部分需以薪資的方式發給員工,或是規定資本報酬率過高時必須設工會展開勞資協議,或退給消費者,或是強制慈善、教育、社會福利捐款,或政府沒收。

在創業過程中,為獎勵創業及技術,增資者給創業股東的估值溢價,以及公開上市後更大的一次溢價。,賈伯斯起初可能只哪拿出750美金持有一半蘋果電腦的合夥權,上市後的身價卻有數億美金,創業股東的高資本報酬率,創業者智慧財產的價值,可能是此法最難計算斟酌之處,畢竟不可能賺大錢誰還要冒險創業呢?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