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1

讀《理性與寬容-暫停執行死刑》王清峰

讀完這篇文章《理性與寬容-暫停執行死刑》,一方面覺得王清峰寫得很好,一方面也感覺我們個人的力量無力改變世界太多,王清峰盡她的能力改變她想改變的東西,但是不見得如此平衡(公平)地處理世界上無數的大問題。理性這個標題下得很好,訴諸理性很對,但事實上,我們讀過太多心理學的近代研究,人類並不理性,理性也不是人類生存最有效的策略,在囚犯的兩難中,我們知道先善意回應,然後以牙還牙才是最能繁衍的策略,以牙還牙是很根深蒂固在各國社會與基因中的觀念(瀰)


理性來說,死刑沒有被執行的這幾年,同時殺害案件數字下降是事實,數字當然是有相關,但是這個問題,我已經談過多遍,相關性不能證明因果關係,殺害案件與重案減少是因為可能犯案者認為死刑不會被執行,所以就覺得不想去犯案嗎?當然反過來,假如執行了死刑,重案減少,也不能證明死刑有嚇阻重案的效果,相關不一定是因果。很可能人類犯案是因為情緒控制問題,情緒高漲的人根本不會去理性考慮刑罰高低,這在許多情緒決策研究中也顯示得很清楚。

我認為暫停執行死刑與廢除死刑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王清峰講到審判的是人而不是神,廢除死刑讓法官可以免於誤判處死又無從挽回的重大遺憾。除此之外,它對社會與國家的好處,其實不多,也不到值得讓我們在國際上感到驕傲的地步,以一個小國來說,在國際社會訴諸高調的人權與道德大旗固然有意義,是外交的重要策略之一,但真正的慈善援外可能在外交效用上,會比廢除死刑有意義,也更值得驕傲。

台灣一年因意外死亡,或因為法治制度僵化,公僕顢頇守法,能伸出援手改善卻沒有,而死亡的人數,和這幾位死刑定讞的人數相較,我願意猜不會它少,當然這些不歸法務部管,也不是司法人注意的事情,但是核實來看人命,何以這些人的命就遠比其它凍死街頭,在危險路段被撞死的人命,被大貨櫃車輾斃,更值得社會菁英人士的生命與時間去改革呢?我認為這是很不平衡地處理人命不可被剝奪這個理念,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處理死亡人數更多的車禍事件。

理性來說,我會願意支持廢除死刑,和暫停執行死刑。這是理性人的ㄧ種善意的表達,但是如果我是員警,下一次有警匪槍戰,我絕對會表現出應有的以牙還牙,因為我知道身旁被撂倒的同事,一定會希望我以牙還牙,當場完成徹底隔離罪犯的任務,而不會留到法院上,讓法官難做。如果有人侵門踏戶來欺負我,我也會勇敢的起來自衛以牙還牙,不會留到法院上,讓法官難做,請讓我們合法的擁有自衛槍枝。廢除死刑應該同時開放合法的擁有自衛槍枝。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