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6

年化報酬率是否可能是一個賣出指標

追蹤市值指數的被動投資法,目的是獲得和全市場投資人平均相近的報酬率,而投資人等於全市場企業的所有者,全體投資人總合的報酬率應該要接近且企業可以得的報酬率,而全市場的企業將獲得的報酬率應該是很普通的報酬率,不太可能是驚人的報酬率,因為這會引來更多的競爭對手與創意,來分享高利潤。


於是我們可以推論,當市值指數的報酬率偏高的時候,他很可能回復到平均值,問題回到多久的市值指數報酬率是一個較好的觀察期,若以常見的經濟循環來看,也許五年或十年會是一個不錯的觀察期,太短的時期可能受到循環的開始或結束的影響,市場企業的合理利潤,以總體經濟的角度來觀察,應該會和利率相關,利率代表借用資金創立事業的成本,企業創立者預期的報酬率勢必會高於借款資金一部分,這樣創立者才會有利潤可以自留並提供給原始股東。

一般而言10%應該是對企業而言算是不錯的報酬率,可以支付到5%的利率還能留下一半的利潤率。由於我們台灣的利率為了維持國際出口競爭力,近年長期維持在2%以下,7%的報酬率可能對台灣上市企業就算是不錯的平均報酬率,心理層面的市場力量可能會讓股票報酬率和總體的企業報酬率不一致,在對未來樂觀的時候,給予過高的股票市值,讓追蹤市值指數的報酬率高於實質企業報酬率。

去年當我發現台灣五十報酬指數在五年中翻了一倍,相當於年化報酬率15%,當時我雖然認為這是很高的報酬率,還以為這是台灣五十指數理當獲得的報酬率,其他不能超越該報酬率的主動投資人,都該自我反省,改弦易張,結果幾個月後金融海嘯發生,股市指數狂跌,馬上就讓指數報酬率由盈轉虧。

從這段經驗,我不知道能否做出這樣的結論,年化報酬率是否可能是一個賣出指標,高於15%的含息報酬率,意味著市場已經超過實質面可以合理化的報酬率。也許可以調整的因素是這五年期間的利率,高利率的期間,可能可以支撐較高的報酬率水準。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