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7

史雲生的逆向操作法則(Unconventional Success : A Fundamental Approach to Personal Investment )讀後感

這本書是讀了《Pioneering Portfolio Management》後,發現史雲生的另一本著作,而且講的是對一般個人投資人的建議,讓人期望知道他會怎麼敎個人投資,是否會建議主動投資與另類投資給一般投資人呢?


史雲生將書分為三個部份,資產配置(Asset Allocation)、擇時操作(Market Timing)與挑選標的(Security Selection)。在第一部中他指出六種核心資產,分別是美國國內股票、美國政府債券、抗通貨膨脹債券、國外已開發股市、新興股市與不動產。他也指出多數非核心資產的缺點,他認為投資人理性地避開非核心資產,公司債、高收益債由於投資都只得到微薄的報酬,不足以彌補信用風險、贖回權與較差的流動性,且經營者立場偏向股東,和債券投資人相對立,美國政府公債才是較佳選擇。免稅債券須承擔稅法改變風險,微薄的報酬也不值得。資產抵押擔保證券由於內含複雜選擇權,投資人利益與發行的財務工程師牴觸,偏低的報酬使這類複雜商品對投資人不利。外國債券匯率風險,也沒有美國政府可靠。避險基金除了要找出優秀經理人,還要克服高收費,謹慎的人應該避開主動基金與避險基金。

一般投資人擇時操作總是失敗,因為總是追逐熱門,從網路泡沫的1997~1999和2000~2002科技基金的統計,投資人在網路泡沫高點時ㄧ路追高買進科技基金,2000/3後崩盤後,則又從科技基金撤出,受傷慘重。1987年的崩盤讓股票型共同基金占所有基金比例驟降,投資人則抽資轉向貨幣基金,錯失低價買進股票的機會。理性投資人應該要勇於加碼被市場冷落的資產,而不是注意最近有高獲利的資產。另外,一般投資人也幾乎都不做恢復投資組合平衡的動作(Rebalance),史雲生以耶魯茲捐贈基金為例,在國內股票部份,光靠每天即時恢復投資組合平衡的動作,在2002年就獲利1.6%。恢復投資組合平衡不但是為了符合長期政策目標,也是強迫投資人逆向操作,在市場遽變時,需要極大的勇氣與毅力才能堅持下去,在這類過度波動時,還能提高報酬率。最慘的是,反向投資者萬一不能堅定立場,將會結局很慘,就會成了最後一隻老鼠。

在挑選標的這章,史雲生舉2000年26期Journal of Portfolio Management的文章為例,多數美國主動共同基金無法打敗SPDR,20年期只有22%的基金能勝過指數基金。稅後報酬由於交易頻繁造成資本利得更是全面性比ETF更差。史雲生舉出可做為核心的指數股票型基金工具:美國國內股票30%(VTI、IWV、IYY、ISI、IVV、SPY)、美國政府債券15%(SHY、IEF、TLT)、抗通貨膨脹債券15%(TIP)、國外已開發股市15%(EFA)、新興股市5%(EEM)與不動產證券化20%(RWR、ICF)。

對我最關心的如何挑選主動投資的議題,他提出一個例子,和幾個有趣的看法,雖然不見得容易判斷,符合這些原則的基金公司,是否也有很多輸給市場的案例,值得再去檢查。舉的例子是東南資產管理公司(Southeastern Asset Management)的長葉夥伴基金(Longleaf Partners),他們不收手續費,只收1.5%的管理費、維持費、贖回費和12B-1行銷費。史雲生認為最重要的是讓基金經理人與投資人的利害一致,投資人的利益被優先考量時,勝算才會提高。想找出打敗市場的基金,重要的是經理人的性格特質,他需要極高的熱情、精力、眼光與道德規範,也有勇氣建立重押的組合,而不是模仿指數。將投資人利益置於公司之前的徵兆,例如對基金規模設限,或是在規模變大後,自願性地將低管理費率,將規模節省的費用還給投資人,或是經理人大量投資於自己管理的基金,或是公司主動提供較明細的公開說明書(SAI Statement of additional information),基金公司要重視找到契合的客戶,例如拒絕短線交易的客戶,認為持有三年以下的客戶對基金公司沒有幫助。長期投資為主,重押持股,避免額外交易造成稅負。依據符合投資的機會多寡來決定是否開放基金讓投資人申購,沒有投資機會就關閉基金。通常獨立私人的公司比較可能扁現出對客戶友善的態度。理性投資人應該選擇對客戶友善的基金,並且持續評估經理人的作為,挑選傑出的主動式操作基金是件不可思議地困難的工作。

友情推薦:股海勝經--No.1財經部落格主的指數化投資法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