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7

為何人總是用想像力去預測股市

之前在「看到大猩猩了嗎?」一文中,舉過這個例子,人的眼球中有一塊區域是不存在光線感受細胞的,也就是說,照理說我們整天到處走,應該都會看到視野中有個黑圈,但是,這顯然和我們一般人的體驗不同,我們的視野中並沒有黑洞,原因是人類大腦能夠自動填補空隙,用旁邊的顏色將黑洞補起來,而且,它是完全無意識地作用,我們也沒辦法讓他不作用。


在「Stumbling on Happiness」中,作者更進一步推論,人類是唯一會前瞻未來的動物,而我們前瞻未來的時候,就像是填補不存在的視野盲點,我們大腦會填補不存在的知覺感受,就像在一個空白的畫布上憑空作畫,某種程度上,我們在心中描繪未來與預測未來感受的能力,就類似我們平常大腦自動填補視覺盲點空隙,只是這個前瞻未來的動作,比起填補盲點,要來得複雜進階,也比較受意識控制,雖然這種類似恍神,做白日夢,或說心智流動(FLOAT)的狀態,有時候也不全然是可以自主的。

「會前瞻未來」似乎是區別萬物之靈與其他動物的界線,如果這是人類演化勝利的主要優勢,無怪乎我們都喜歡前瞻未來,或者說喜歡預測未來,因為生理上只有當我們是屬於「前瞻未來」會提供快樂誘因的物種,才會在演化中勝利,所以我們現代人喜歡「預測未來」,一點也不值得奇怪,反而是演化論下,必然的推論。「會前瞻未來」為何會是優勢呢?它讓我們趨吉避凶,它讓我們不需經過多次錯誤嘗試,就能在腦中前瞻錯誤,進而不需累犯就能學會教訓,讓我們能受教育,能從別人的經驗學習,不必事事都要自己嘗試錯誤(Trial and Error),這一點大幅增加了人類的競爭優勢。

讓我們成為萬物之靈,看似很棒的「前瞻未來」行為,當它被用在預測股市上,為何就常常失敗呢?或是常常出乎投資人的意料之外呢?簡單說,就像大腦自動填補視覺盲點空隙時,都是取用盲點旁邊的顏色,補上相同的顏色,而不會補上很突兀的顏色,讓你感覺到盲點黑圈的存在。我們在運用想像力推測股市未來時,常常也是利用現在的感覺與現在的資訊來作為根基,這種自動提供的想像力,不是我們能意識到的過程,你就是會不自覺地受現在與短期內發生的事件、資訊、新聞、評論與耳語的影響,而在腦中想像推理的過程中,自動使用現在的材料來推估未來,而這種預測幾乎一定會失敗,因為歷史上多數時候我們都低估了未來和現在不同的程度,萊特兄弟在他們飛行成功前,還認為人造飛行器成功至少要再50年才有可能,結果,兩年後,他們就辦到了。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