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0

蔣勳孤獨六講

蔣勳在「孤獨六講」的序言裏說,這只是他自己的獨白,也需無人聆聽。不過既然出書,自然還是希望有人聆聽,有人能從他的文字得到什麼,能和他產生溝通吧,即使是多年以後,跨越時間與空間的阻礙之後。蔣勳說「孤獨沒有什麼不好。使孤獨變的不好的,是因為你害怕孤獨。」這段文字很無厘頭地讓我聯想到,柯斯托蘭尼說「通貨膨脹對股市沒有什麼不好,使通貨膨漲不好的,是因為央行想要消除通貨膨漲而做出的激烈貨幣緊縮動作。」


蔣勳講的孤獨,應該是指一個人的獨自的狀態,是獨一無二的狀態,是一個個體堅持與其他群體不一樣的狀態,孤獨是英雄的角色,走人煙稀少的那一條路。孤獨不是寂寞,不是哀愁的,特立獨行不是大逆不道。從六種方向來談人生有的不同種類的孤獨,從情慾、語言、革命、暴力、思維到倫理。情慾的孤獨是像柏拉圖說的,每一個人都是被劈開成兩半的一個不完整個體,終其一生在尋找另一半,卻不一定能找到,因為被劈開的人太多了。情慾孤獨談的是性觀念的孤獨,性壓抑的孤獨,將性壓抑轉化而成的青少年行為,是對生命意義的追尋。蔣勳的建議是從愛戀自己開始,孤獨可以是飽滿的,像莊子說的「獨與天地精神往來」,像李白說的「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語言的孤獨講得可能是語言的不可溝通性,一個大家都在講,卻沒有人在聽的孤獨,聽到卻沒有聽進去。革命的孤獨講的是對政治的理想,年輕人對生命的潔癖,決不容許政治的骯髒污染的革命的理想,雖然革命的美在於它的失敗,在於它代表了表面上好似做不到的理想也有人願意為其犧牲,因為有這些走在極端的革命的孤獨者,世界才會一直向前行,否則我們現在還在皇權獨裁的帝制下。

暴力的孤獨談的是人生裏最大的兩個本能與暴力的第二個,暴力是人類從打獵為生的祖先遺傳的本性,部落裡的領導人都是因為暴力,能殺死兇猛的動物,而獲得族人的支持與崇拜,即使到現在的商場與職場,某種程度上,暴力的象徵還是一樣式成為領導人關鍵的人格特質。

思維的孤獨談的是不要因循苟且,要有獨立思辨的能力,我們中國文化尤其受儒家文化的影響,不愛思辨,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逃避討論生命存在意義的情慾孤獨。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直接給結論,卻沒有論辯的思考過程,過度簡化的思考,讓一代一代的教育都像是填鴨式的背誦。

最後倫理的孤獨,是一種不想被任意歸類的反抗,不願意接受什麼類就應該怎麼做的孤獨,倫理就是社會的分類方式,將人分為君臣父子或是父母子女,而倫理其實是會隨著歷史改變的,過去埃及血親結婚是合乎倫理的,現在近親結婚是亂倫的。過去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現在應該沒有多少公務員會這麼徹底執行總統的命令吧。儒家說「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看著力霸王又曾的掏空案,你會認同子女只要聽從父親指令就是合乎倫理的,可以原諒的嗎?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