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9

放下過去的怨與仇,請用文明說服我

年輕時候讀龍應台的野火集,還有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其實還蠻認同自己中國文化的淵源,那時候年輕的心,對現況不滿,有好多憧憬,有好多志氣,想要衝擊政府,想要大幅政治改革,想要社會進步,要讓二十一世紀成為中國人的世紀,要讓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能夠文化上經濟上遠遠勝過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我雖然不是什麼有名的異議份子,但是也曾經在靜坐示威中,作為學生群中的小小一人,為我自己的烈火青春,留下了一點炙熱的回憶,年紀大了點以後,熱血的溫度似乎下降了,也可能是,社會真的已經變遷改變了許多,以前不滿的事情,逐漸被改變了,甚至當年的黨外人士也已經執政多年了,我們應該要繼續思考的是從這裡開始,我們還要怎麼改變,怎麼進步,過去的怨與仇,是該放下來的時候了。

讀這本龍應台的『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對照最近執政團對不斷在宣傳解嚴二十年如何如何,以及攻擊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之類的話,真想說,別再吵這類議題了,國民黨是外來政權又怎樣,都幾十年的事了,本土政權將所有競選對手都歸類成非我族類,高漲的台灣民族主義,跟十幾年前,民進黨人士面對高漲的中華民國民族主義,其實沒什麼不同。徒然讓兩方完全沒辦法理性溝通。民主制度如果混雜了太多民族主義的情緒,我覺得實在很危險,高喊著自由民主最大聲的人,很可能是執政後最為獨裁專制的人。

像龍應台或是其他早年到大陸發展的台商們,我覺得是讓人很值得尊敬的,如果台灣和中國將來能夠統一在民主自由的一個制度下,又有什麼不好呢?懷抱這樣夢想的人,衝撞現在的執政黨,和當年懷抱台灣要獨立夢想的人,衝撞當年的國民黨,其對自己理念的堅持與犧牲,我覺得同樣值得尊敬。回頭來看,我們應該更注意我們是否真的有變的更好,環境有沒有更好,法治有沒有更好,政府行政有沒有更好,文化有沒有更好,醫療有沒有更好,退休有沒有更好,這些日常細節,才是對每個國民真正有幫助的事,如果中正機場換名的高效率,能夠放在其他政府行政效率的提升上,是不是更有意義呢?

龍應台說:『民主就是要清醒。』面對每個上任的候選人,我們都要清醒地檢驗他的行為是否和選舉時宣傳的一樣,沒有人有特權,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人民持續的理性。就像理財時應該要理性的檢視與規劃自己的財務,不要隨意相信銷售人員的誇大宣傳,我們面對民主選舉,也應該理性的檢視,慎思明辨,選擇能夠最能讓我們現階段的社會繼續進步與改善的候選人。

林肯說過,判斷一個人的美國成分有多少,不是看他的家譜血統,而是要看他對美國理念的信仰有多少。同樣地,我們要判斷一個人的台灣成分有多少,也不該是看他的家譜血統,而是要看他對台灣理念的信仰有多少,對民主、法治,對民有、民治、民享,對和平、奮鬥、均富,對自由、平等、博愛理念的信仰與實踐有多少。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