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07

北投圖書館裡的老人與狗

注意到這位老人時,看他面容端正慈眉善目,年紀應該有六十歲以上,是你在捷運上看到知道自己應該讓坐的樣子,又是在北投圖書館裡看到,應該也是位愛書愛閱讀之人,理應也是個知書達禮之人,沒想到注意到他是因為他在北投圖書館的二樓裡大聲喧嘩,吵的我在一樓都聽的見,我於是循聲找到這位引起騷動的人。

表面上的問題是,他因為看到一隻拉布拉多犬趴在圖書館二樓一位讀者的腳邊,他的心裡認為,他也直接說出來,圖書館是給人使用的地方,狗怎麼可以來呢?所以他大聲地指摘這位帶狗進來北投圖書館的的讀者。甚至當讀者跟他說這隻拉布拉多犬是合格的導盲犬,他還繼續大聲說,這裡是北投圖書館,跟愛盲協會沒關係,狗就是不能進圖書館,跟盲人有什麼關係。他之所以大聲是因為他們帶狗進來,又不聽他勸。

一位館員來到這位老人面前處理,也向讀者確認了導盲犬的合格身分可以使用設施,可是當館員與館主任向這位老人解釋並要求他保持安靜時,這位老人還是不斷大聲地說要找警察來,他心裡認為哪位帶狗進來的讀者有錯,經他提醒,應該要馬上帶狗出去,老人還說帶狗的人的態度不好,館員還是很和善地要求老人安靜,不要干擾到其他全館的使用者,這位老人很固執地不聽館員的說明,不相信狗可以進圖書館,圖書館是給人用的,館員只好說請他安靜等待,會請警察來處理。

老人安靜下來之後,我離開了二樓,約莫幾分鐘後,我也看到兩位一組的警察由二樓的樓梯下來,很輕鬆地解決了這個問題,圖書館也維持了寧靜。我的感想是,希望自己二三十年後,能以此為借鏡,不要成為這樣一位固執又沒有彈性的老人,台灣就像其他很多不歡迎移民國家,正在面臨老年化的社會,這類的六十歲老人的比例將在社會上增加,但是老年人也可能成為社會的負擔,這位老人其實也還好,畢竟他還知道遵守警察的權威,接受警察的處理,畢竟警察在他經歷過的年代是很有權威的。

但這件事對哪位視障朋友相信又是一次無奈,也許他已經習慣了別人異樣的眼光,可惜的是我們整個社會,還要多久才能接受,即便已經調整了法令讓視障朋友回復其應有的權利,整個社會需要多久才願意接納,才能改變這些根深蒂固的舊觀念,這些舊觀念在這個固執的老人與狗的故事上顯現出來,還有多少這樣的問題存在呢?什麼時候我們社會裡,互助了解才能成為比限制排擠更為流行的風俗習慣呢?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