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4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教育部、立委、托兒所家長於明日校務會議前協調會

在明天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校務會議前,立委再次邀集各方,進行協調會,希望校務會議能依據上次立院協調會之結論,校長再次解釋是校務委員希望教育部有明確公文指示,而不是指沒收到上次協調會之結論傳真而已。

本次教育部次長則在現場,特別強調他的具體建議是,一、大學收回自營,二、繼續委託(外)經營托兒所。立委也再次強調他不是為辰新爭取,而是認為保留下一所托兒所是對的事,該做的事,大學當然可以重新招標,沒有非要辰新不可。

這次有多位教授(或講師,我無法分辨)發言,大體上的意見是,學校空間真的不夠,一位男教授講到他的研究室沒辦法和同系教授在一起,而被分到較遠的大樓,而且小到只能坐兩位以內的研究生一起,他覺得很對不起學生。這位教授說他的任務是培養幼教師資,同時暗示某間學校的教學,聽他學生說並不太好。另外一位比較奇怪的男教授則是提到空間真的不夠,他們推廣教育中心的教具都得堆放在樓梯轉角,難道他是想暗示托兒所將變成儲物間,聽不懂。一位女教授則是提到她沒有懷孕的女研究生都得委屈在一個角落寫論文。教授們的意見是,學校系所大增,教育部應該協助大學取回城區部,或是幫大學蓋一兩棟新大樓,解決空間問題。

我的猜想,大概整個校務會議都是類似的意見,空間不足,拆托兒所,建研究室,是不得已,但目前最有益於校務的方案。我的感想是如果一切真這麼慘,那我放棄,乾脆不要送小孩去托兒所好了,但是同時也奉勸年輕教授與年輕學生們,將來千萬不要生小孩,否則你也必將在台灣社會上再次遇到這種友善的對待。

我同意大學收回自營托兒所才是長久之計,對社區與學校都最好,雖然辰新目前優良的團隊與成果,才是這麼多家長願意出來自救爭取的原因。照理說,以國北護的師資,沒道理無法經營示範托兒所,只是需要一位有勇氣的人,畢竟在高處、遠處批評別人教學不好很容易,批評的人怎不願意自己辦一所來示範呢?毀壞只需一夕,建設卻需許多年,除了沒論文可發表,還得承擔評鑑結果萬一不及前任績優的風險。幼保系如果只培養師資與博士,卻不培養托兒所所長,這些畢業生是要到哪裡就職呢?技職體系理當重視畢業生實際執業、經營能力的培養,而不是只重視論文的生產。

為什麼教授們會如此重視研究室的多寡與大小呢?我斗膽一猜,自然是因為需要指導更多研究生,才容易讓研究生寫論文,增加自己掛名的論文發表於國際期刊的數量,而這些點數正是升等教授的重要績效。為什麼大學即使沒錢蓋樓,也要不斷增加科系與研究所呢?我斗膽一猜,自然是因為學生所繳的學費是大學營運很重要的收入,在募款幾乎沒有進展的情況下,學費又凍漲,唯有增加招生人數,才可彌補收入不夠支出的困境。

舉例來說,技職體系的許多科技大學的旅館事業管理系都有經營實習旅館對外營業,許多餐飲系也都有實習餐廳。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幼保系也同樣有一所實習托兒所。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幼保系如果能有決心來經營實習幼兒園,絕對是可以成為一個很有特色的大學系所,而不是輕易把前校長任內爭取來的空間,讓給其他非嬰幼兒保育的研究所當研究室用。

延伸閱讀: 技職升格 嚴長壽批:荒謬怪獸

結果出來了,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第九十三次臨時校務會議紀錄決議,收回該址一二樓,不辦公立幼兒園,不委外辦幼兒園,只有一樓一部分幼保系要辦蒙特梭利教學及認證中心所需之教學微型教室,其他空間使用則認定是學校自主權之合理運用。

校長的第一封公開信

第二封公開信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