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1

讀諾姆杭士基(Noam Chomsky)談民主的危難

雖然杭士基沒有在這個演講錄【俗世教士與民主的危難】中提出解決的方案或願景,他提出了民主的危難。民主的危難是民主原則受到既有財產利益持有者的控制,幾乎是不可避免地,現有財產者會在民主制度中,在很好掩飾下努力地維持其已有的利益,而可能去侵犯或有害民主人人等值的原則。

他將知識份子分成三種,第一是已經取得執政地位的權力運行者,他是政治委員(Commissar),例如執政黨,企業的公司派經營者、總統、執行長。第二種是俗世教士(Secular Priesthood),是與執政者的權力捍衛者,例如媒體、智庫學者。第三種是異議份子(Dissident),挑戰現有的權力。

第一大危機是自願自動的文字審查,任何挑戰正統的聲音會自動地被消音,因為普遍認為講那些是沒有用的。例如當前最明顯的是反核與廢核問題,核廢料的問題與費用,台灣發生311事件的後果,就是這麼地被自動地消音,還有現任立法委員在電視節目上,大言核電多便宜,我們電價要漲就是因為核電用太少,真是典型的政治委員,閉口不反駁他的名嘴與主持人,就是當前的俗世教士。敵人的異議份子是可敬的,本國的異議份子就剛好相反。

第二危機是冷戰的結束,這造成唯一的強權-美國,弱國現在沒有背叛的選項,美國對弱國的援助與補貼也漸減,在國際事件上,更不重視其他國家的意見,一意孤行。美國以國家利益為理由,不降支出,繼續維持高國防預算,掩飾社會大眾負擔成本與風險,而利潤卻歸於私人企業的事實。

權力的限制來自本國的人民,於是俗世教士除了凸顯敵方的罪行,另外一個任務就是對本國人民的嚴格宣傳與思想管制,使人民無知、被動與順從。美國總統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曾說政府必須保護富有的少數人免於大眾的傷害。憲法是要保障國家的永久利益免於受到創新的破壞,而所謂永久利益就是指財產權,因此政府必須掌握在富有階級手中,因為他們最有能力,也最能保護財產權。大法官John Jay則說擁有國家的人必須治理國家。有財產的人,最怕的民主危機,就是財產被沒收、充公、課重稅,強迫分給無產的人。

Edward Bernays說人民的習慣與習慣都需要被聰慧地操作,這種建造同意,就是民主的精髓。公關業必須強調無意義的哲學,缺乏目的的生活,讓人注意在膚淺的事物上,主要就是流行消費。讓人願意將自己的命運交給負責任的人,有智慧能力的人,與俗世教士們。一般人沒有能力發現,俗世教士們所服侍與執行的權力,這些權力隱藏在私人專制的企業中。

從擁有國家的人的角度看,這種宣傳以便維持自己的權力,並不難理解,不然我們期待他們坐以待斃嗎?隨著民主發展,擁有國家的人自然會去適應,而他們適應的方式就是聰慧地操作輿論與建造流行消費等等無意義的、缺乏目的的文化,讓一般人對政治冷感,以便他們保護自己的永久利益(即財產權),最富的人擁有最大的專制權力,中產階級則多數是屬於俗世教士,無產的勞動者,則被訓練成同意將自己的民主權力讓給負責任的人。反向而言,也許宣傳類似巴菲特、蓋茲、卡內基的慈善行為,能讓有權力自願地捐出一些財產。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