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20

讀演化論時的悲哀感

這幾天閱讀演化論的文章時,常常有一絲悲哀的感覺,雖然,人類可能是天擇理論所揀選的最具適應性的有機體,然而,如果要承認一切都在天擇的掌握中,能認同適應與改造環境是我們為了生存與繁衍必須的職責,也能接受創造更多的非零和關係,是社會演化的終極恆定方向。如果這些都已經不變了,不論我們如何作為,天擇、性擇與非零和,最後還是會揀選出一個符合它的意旨的方向,似乎難免感覺一種無能為力的悲哀,像齊天大聖始終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甚至,連悲哀感都是天擇放在我們的基因之中,好讓我們在失敗時,願意改弦易轍,逼使我們重新換個方式再嘗試的ㄧ種情緒。我們連感覺悲哀都是受制於天擇的理論。人類最自以為和一般生物不同的自由意志,意識很可能也是一種天擇放在我們的基因之中,讓我們自欺的ㄧ種機制,自由意志讓我們以為,我們作的每件事都有理由,實則很可能是潛意識裏,基因希望我們去作的行為,藉由情緒,讓意識去為這些行為編造理由。騎象人其實沒有辦法控制象,是象動了之後,騎象人才拼命去解釋為何他要象動。自由意志很可能只是錯覺。騎象人只是一位公關發言人。

如果是這樣,那追求幸福是什麼呢?追求幸福就是接受天擇放在我們基因之中的設定,有利天擇的事,能讓人種的整體適應性提高的事,它會放上快樂的情緒,讓你感覺幸福。天擇也會在不利的時候,放上痛苦的情緒,好讓你改變行為。也許,古人說天人合一的境界,這個『天』就是天擇的天。天擇可能是用苦與樂這兩套力量,或是更複雜的多種情緒,來平衡社群的關係,促進非零和活動,提高整體人類社群的適應力。也因此天擇不見得關心個別基因載體或文化瀰載體的幸福與否,幸福感是它的工具,不是它要給人的目的,一方面我們要注意天擇送給我們的快樂,也要注意它不一定全懷好意。我們有個別掙脫天擇規範,尋求幸福的機會,但是這樣掙脫的人數不能太多,否則天擇可能會滅了我們這群掙脫的基因。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