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5

讀《性、演化、達爾文》

達爾文觀察到,自然界中雄性多為追求者,雌性在選擇對象時,多半較為挑剔矜持,雄性則有盲目地衝動。他沒有進一步的說明原因,但這個性選擇,則是天擇的輔助,雌性似乎會挑選對當時環境適宜性較高的雄性,來提高自己的後代的環境適宜性。

巴特曼說雄性有不分青紅皂白的急切,雌性則消極且有選擇。雄性間的生育率差距很大,雌性的後代數量則大致相同。威廉斯說這是因為雄性在繁殖過程中犧牲較低,雌性在交配後的犧牲較多造成。求愛是男性展現自身適宜性的廣告。

崔佛斯則說,這是因為兩性在親職投資量的不同,投資多的ㄧ方就會較為保守與僅剩挑選對象。生育通常都是女性的投資較多,例如卵遠比精子大,卵的數量也很有限,甚至連生育後的養育也常常是女性的投資較多。但現代人種中的不均衡相較其他物種已經算低的了,也因此造成人類心理中的衝突。

天擇藉基因能影響我們的,通常是直覺與情緒的天性,例如我們天生看到小孩就覺得可愛,看到異性就容易受到吸引,會為愛情衝動與盲目。天擇並不能影響我們腦中的智能,也就是天擇只影響了象,而無法控制騎象人。否則我們就不會有道德文化會去限制男性到處播種了。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