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30

從「槍砲、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中學習避免失敗

查理孟格在他的年鑑中,寫了一篇如何保證人生悲慘的反諷文,他說他不知道如何人生幸福,但是他知道作哪些事,人生保證悲慘。孟格在書末推薦了這本「槍砲、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Guns, Germs and Steel –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讀中譯本時,深深受到作者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的文筆與思想吸引,真是很值得一讀的書,將人類一萬多年的歷史,作了很全面性跨領域的分析,也得到很值得學習的結論,作此記錄。


前幾天去東吳大學參觀錢穆故居素書樓,錢穆的一大重要著作貢獻「國史大鋼」,就是希望從中國的歷史,發展出改善現代中國的動力,當年也激勵了許多中國青年。而賈德戴蒙這本書則是為了回答他的一位非洲黑人朋友亞力的問題,「為何我們黑人都沒搞出什麼名堂?」而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讀這本書時,心裡的問題應該是「為什麼中國過去有如此輝煌的發明與成就,為何近代會沒有進入工業革命,甚至大倒退,敗給西歐文明呢?」書中都有可追尋的線索與部分答案。戴蒙希望歷史研究可以不再是文學,而成為科學,讓我們進一步了解歷史發展的近因與終極因。

之所以是西歐族群驅趕占領了澳洲與美洲土著,而非反向,且非洲、亞洲與中東還能抵抗西歐族群的殖民移動,雖然部分原始語言已被取代,人口沒有被全盤的取代,賈德戴蒙認為主要的終極遠因是:時間先後、生物地理與傳播途徑地理。美洲應該是現代人最後進入的大洲,以致土著起步較晚。美、澳、非都有生物地理的缺點,缺乏適宜的可馴化的動物與植物,導致較晚或無法定居的農耕生活,也無法供養較多人口,無法發展出專業分工與中央集權的政治。美、澳、非的傳播主軸為南北向,不像歐亞大陸的東西向容易,缺乏採取其他文明的發明導致進度更慢,在文明接觸的時候因為槍砲、病菌與鋼鐵等近因而被屠殺滅族。非洲與東南亞則因為瘧疾或氣候不適合地中海農產的種植,而阻擾了西歐族群的進度。

書末,賈德戴蒙提倡該把歷史當做科學,而不是把歷史當做文學,更是高見,前不久何寄澎的散文課裡,才提到史記是中國第一個散文,記史是中國文人抒發政論的好散文,和戴蒙的思考邏輯比較,可以幫助我們區分文學與科學態度的差別。書中戴蒙用語言學的比較,來說出沒有文字紀錄的種族遷移與衝突歷史,也用語言學中的採借,來論述農產品被引進或是原生的分別,從生物物種的基因演化學,發分辨出原始野種與經人類馴化後農產品種。藝術文學美化人生,科學研究則是促進發明進步,提昇效率產能,也許這裡是東西方應該彼此採借,以提升全地球人類的福祉。

對我們個人而言,如何從這本書發現的遠因近因中學習,避免人生失敗呢?首要之道是生產滿足自己的基本生存需求,食衣住行之類,趕快定居下來;其次,要增加自己的閒暇,運用閒暇時間,來創造發明與提升原本職務或工作的生產效率;然後要懂文字,多讀以便吸收過去人類社會累積的知識技術,多寫記錄下自己的發明,以免遺忘;最後,要積極採借別人發明的東西,只要他有助於你提高自己的生產效率,不要孤立自己,讓自己的生產也彼此多元競爭。擴大財富或事業規模的方式就是建立類似書中所提的農作物與家畜的文化技術包裹,其實就和目前流行的連鎖店的方式很像,一套懶人包技術與文化,不斷殖民複製擴大規模,直到遇上有抵抗力的對手。

延伸閱讀:
你相信富貴在天嗎?
現代投資組合理論降低風險
思考人生際遇的不同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