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9

讀《Thinking, Fast and Slow》資本主義的引擎

系統一造成後見之明,並讓我們過度注意故事的合理性(narrative fallacy),並過度重視結果而非過程(outcome bias),讓我們對無法預測的事有確認的幻覺,協調(conherence)的故事讓我們感覺良好,對打敗市場的有投資技巧的幻覺,用一套理論解釋世界,誤以為自己已經了解一切,問題不是在專家有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有沒有道德倫理守則,而是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可預測的。

解決的方向是,凡是可以用公式取代人類直覺的地方,我們至少要考慮看看。當你感覺判斷很複雜時,使用評分相加的方法會比直覺更好。先決定各面向的評分占比,以免面試影響決定偏重。何時可以相信專家呢,要注意專家的專業與實際經驗,越強的自信心是判斷越不準的指標。專家的領域真的有從經驗學習的機會嗎?多快可以得到回饋?回饋和他的決策好壞有多清楚。忘了內部經驗,從依據外部案件來判斷。避免計畫謬誤(planning fallacy),做了計畫就忘了其他情境可能的結果。注意一般性基本的判斷(baseline prediction)。注意不願承認錯誤與沉入成本的偏誤(sunk-cost fallacy)。

資本主義的引擎在於人類的直覺有控制幻覺(illusion of control),低估障礙,忽略競爭者的效應(competitor neglect),過度自信。要做(premortem)事件(計畫)發生前的評估,可以讓我們多注意到可能忽略的方向與威脅。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