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2

讀《生命的臉How We Live》

很久沒有讀到會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文章了,這本《生命的臉How We Live》,作者與譯者描寫情節的功力都很高強,幾次描寫手術緊張的過程,與死亡搏鬥,從死亡關頭搶回生命的特殊案例,都讓人隨之情緒高張,好像自己就在那手術檯旁,看著許爾文努蘭醫師動刀一般,,真是精彩,此書絕對值得一讀。

作者努蘭,之前讀過他的《一位醫師的抗老秘方》,提供許多醫學的知識。本書也不例外,在描寫人類生命系統求生能力之強的故事間,他也介紹許多醫學的知識,讓我們不用進醫學院,也能得到醫生讀完醫學史、解剖學等等,執業多年之後才有的體會與心得。努蘭醫師的體會是,多數時候是人的身體系統,自己治療好了自己,醫師的工作其實多半只是排除系統自我恆定的障礙,切掉壞死的腸子後,身體自己會完成其他的工作,讓系統回復恆定狀態。在生命的奧秘之前,現代醫學也還有許多不知道之處。

臨床醫學而言,我們只知道,排除異常狀況之後,身體通常自己就會好了,也因此,很多時候,同樣的療程,有些人會活下去,有些人卻救不回來,有時我們只能歸功於病人自己求生的意志,也就是因為每個人的系統,自我回復恆定狀態的能力與效率可能不同,而意志力,很有可能是能影響這個自律系統的,畢竟大腦皮質與邊緣系統、主管自律系統的部位,其實相距不遠。

關於淋巴系統的描述,讓我感覺很新奇,動脈將含氧血送出來,靜脈將血送回心臟來,而淋巴系統就像水分回收再利用的系統,淋巴液不像血漿濃稠,是血漿在微血管與細胞之間滲透,傳遞養分與廢物過程中,遺留在微血管之外細胞之間的體液,水分多半由微血管內滲透出到細胞之間,反向的量則較少,於是需要淋巴系統將細胞間質中的水分與蛋白質,回收重新利用,淋巴管的系統最後集結在鎖骨下靜脈進入心臟。淋巴系統不靠心臟打出來的血壓,而是靠肌肉的收縮運動。這讓我聯想到一般SPA的按摩中也有循淋巴系統方向而推的手法,似乎是很有道理的方法,一些身心運動,即使沒有有氧運動,也可能是特定的肌肉收縮,有益於淋巴系統的回收,而產生效果。

孔子愛說,未知生,焉知死。對我們現代人而言,如何生要懂,死也該事先想。你可以繼續讀《死的藝術》。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