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2

讀 《工業人的未來》

前些日子讀《貨幣戰爭》的時候,總覺得作者的陰謀論想法太過新奇,聯準會的主席怎麼可能是國際銀行家的馬前卒,貨幣的一切增減都是國際銀行家先決定,然後才讓美國聯準會的主席去執行的,這和ㄧ般的印象差距太大。直到讀了彼得杜拉克這本工業人的未來,才知道原來彼得杜拉克這本在1942首次出版的書,在這麼久之前,就寫出了工業社會變動底層的真實推動力量,比貨幣革命的國際銀行家操控論,可信度高多了。


今天的晚間新聞,某大公司董事長在股東會被小股東質問很久,小股東不爽意見被中斷忽略,嗆聲要罷免董事長,得到的回應居然是好啊,你來罷免我啊!這種態度,正是彼得杜拉克在工業人的未來所談的,大多數股東,其實都自願放棄控制權與管理權,股東只想享受受益權,自我放棄管理權,委託給經理人管理,實際上,由於沒有股東想管理,所謂用股東用投票權選擇委託經理人,根本是徒具形式,經理人就是從管理階層之間,彼此挑選出來列出建議候選清單而已,多數股東根本是無力改變。上市公司的實際狀況是,經理人奪取了公司的真正控制權,擁有所有權的股東,其實只剩下受限制的受益權而已。這樣的經理人,他的權力其實並沒有真正的統治基礎。

聯準會的主席當然不是馬前卒,主席本身才是統治者,工業時代裏,資本家雖然擁有財產權,但是並不表示所有權人就是有管理權利者,像聯準會這種獨立機關,或像國內的金管會,主席與主委受任期制保障,職位又需要高度的專業與資歷,事實上,既不可能民選,也不可能依據財產所有權(股權多寡)決定,這種職位其實也被體制內的菁英階層彼此私相授受,不論是聯準會的主席,或是央行總裁,不論他做得多好,或是不好,關鍵問題是,他沒有真正的統治基礎,既沒被民選,也沒不是擁有最多財產者,但他所管理的事,影響廣泛,如果他做得很差又戀棧,我們也拿他沒辦法。獨立機關原本想避免民選政治力影響,最後卻會創造出,民主社會中沒有管理權力基礎的管理人,這些管理者也成了工業社會中,真正的統治者。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