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1

甘冒不諱 – 談【催生債清法 六二大遊行】

我的猜想,這個債清法『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終究會通過,畢竟過去這一兩年的卡債風暴,政府必須做出適當地正式回應,而法律的更新調整,必然是一個達到宣示意義的手段,所以立法院應該不至於會真的阻擋這個法案通過,又在即將選舉的年頭,各政黨的立法委員也未必會願意甘冒不諱阻擋此案。

再加上個人債務及破產法案推動聯盟,結合眾多民間慈善服務團體,將在本週末舉辦六二大遊行,來催生債清法,這些參與的民間慈善服務團體,許多都是有正面形象的公益社團,相信也會為這個六二大遊行聯結到許多正面的印象。目前參與的團體有: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北律師公會、和平基金會、法律扶助基金會、台權會、智障者家長總會、老人福利推動聯盟、殘障聯盟、台灣勞工陣線、崔媽媽基金會、小米穗基金會、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脊髓損傷者聯合會、社團法人台北市心生活協會、金融消費者權益監督協會、新事社會服務中心、勵馨基金會、台北市賽珍珠基金會、台北市智障者家長總會、勞權會、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等。其中也有我捐贈過的基金會。

不過我還是得甘冒不諱地談談我的想法,前幾天我在書店站著讀一本週刊,他提到已經去職的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其任內有個主張,主張政府對促進產業發展的方式,應該避免用減稅的方式,而是應該盡量採用直接補貼的方式。因為談減稅時,人人喊加碼減稅,都有他有我也要有的心態,條件難設,往往最後會變的十分浮濫,改用直接補貼的方式,由於需要編列預算直接補貼要促進的產業,所以行政單位編列預算會錙珠必較,不易浮濫,且容易追蹤直接補貼的成效,所以應該少減稅多直接補貼,才會更有效率,整體社會需要付出的成本才會減少。

『要求債務一筆勾銷就像減稅一樣,人人想要。』

若是用類似的邏輯來思考這件事,同樣也是如此,社會裡有許多弱勢的人,她們十分需要幫助,這是我過去一兩年談到卡債,我常提到的現象,這些可憐人的情況多半是社會問題而不是金融問題,生病無法工作或是突然遇到意外事故的人,家庭頓失支柱,都是社會扶助與社會保險應該幫助的對象,只是因為她們同時也有卡債,就認為這是卡債問題,不去真的滿足社會扶助的需要,則即使卡債沒了,問題其實並沒有完全解決,沒了卡債,弱勢家庭的問題就解決了嗎?要求債務一筆勾銷就像減稅一樣,人人想要,所以很容易設計的條件很浮濫寬鬆,如果要政府編列預算直接照顧社會底層需要社會扶助的對象,例如:勞工、殘障、智障、婦女、老人等族群,行政單位編列預算才會更為謹慎,整體社會需要付出的成本才會減少。

『真正的卡債問題,是理財教育與理財規劃的不足。』

政府要以破產法介入民間債權的處理,還是要慎重,否則大量的個人申請破產潮,可能會對個人工作意願有很大的影響,尤其在破產與更生期間的幾年(四年),由於大半所得都會被債權人分走,債務人個人生產力將會降低,因為他變得沒有努力多賺錢的動機。道德風險,也可能讓目前已經危急的金融業,更遭受嚴重打擊。最好是能參照國外經驗,避免掉第一次立法將個人破產條件設太寬鬆,往往幾年後又要重新改嚴的現象,能在第一次立法就考慮周延。

還有一點提醒的是,大家要注意這個法案並不是只有針對銀行的信用卡與現金卡債權而已,而是涉及所有民間的無抵押設定的債權,這表示如果你的朋友向銀行借錢,同時朋友也有跟你私下借錢,則當你的這位朋友辦理更生或是破產時,你的借款也和信用卡與現金卡等銀行債權一樣會被列入,有可能會一起被一筆勾消,或是打折到20%。

借給自己親戚與好友的錢也就罷了,如果親朋好友真的很慘,你的債權被一筆勾消,也許你也覺得就算了吧。另外一個影響民間金融甚鉅的無抵押設定的債權,也許就沒這麼值得同情,那就是互助會,如果你參加的互助會會首倒會捲款潛逃,你和會首的關係也是屬於無擔保債權,而這個債權也可以被列入此法案『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的範圍中,會首可以辦理更生或是破產,也就是說,將來會首倒會之後,會首也可以辦理破產,然後把所有債務一筆勾消,重新再開始他的互助會生涯,如果立法寬鬆,執法放鬆,都讓他通過了,他就再也不欠你錢,你也拿他沒皮條。

延伸閱讀:
建構我國消費者債務清理法制之芻議
卡債族的大溫暖 6月5日見真章
特稿》法案譁眾取寵悲哀台灣人民
催生"債清法" 卡奴上街頭
【維特專欄】債清法惹爭議銀行卡奴太對立
債務清理條例 將衝擊金融業信評
債務清理條例 今三讀機會低
民間債權人跟著遭殃
雙輸立法?全民救卡債族!
“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立法不慎將破壞正常金融秩序
社論執政沈淪錄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