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0

老朋友

初四有五位老朋友來我家裡聚餐,加上我家人三人與一位新朋友,開了兩桌的麻將,還有兩位朋友的小孩,五位老朋友是國中高中的同班同學、同校同學、鄰居、兼高中社團的社員,關係不但是深遠而且多元,靠著老同學的好記憶,幫我回憶起許多往事,國中導師林賢益的名字與長相突然在腦中出現,還真的有點害怕(當時可是被他打得記憶深刻)。


我們國中那個時期,台灣教育界正開始在推廣常態分班,很多家長不信這套,我們這些同學則多半是為了這所國中有繼續能力分班,被家長特意送到這所國中來上學,有某種同質性,家長對考試結果要求十分高,大家其實都不住在這所學校附近,不屬於這個學區,當時我們可是被打得很兇,填鴨式教育加上體罰更是常態,和100分比差一分打一下都是每天在發生的事,藤條都不知道被打斷了多少根。那時,前段班在一棟樓,後段班在另外一棟樓,每天下課時候,就看到後段班學生他們快樂歡笑地下課,我們整棟前段班則是燈火通明,吃便當準備挑燈夜戰。

我國中的模擬考成績一向在中間附近,不過考運則是很好,還記得那年高中聯考時,數學選擇題的答案紙的順序不是平常的由上到下,而是一左一右,我因為有注意到其他在同一教室裏採梅花座的其他同班同學的翻頁動作,才發覺答案紙的順序不同,差點犯下大錯。我們國中那班更是創紀錄的高升學率,光我們班上就考取了二十多位建國中學,聽說當年甚至有些學校,一整個學校都沒有我們班考上的人數多,如果不是填鴨教育加體罰,還有超時的準備時間,這真是難以想像的好成績,應該也算是某種同儕團隊的激勵效應。

不過那些國中老師敎我們的準備考試的方法,還是真的頗管用,後來高中準備考大學的時候,建國中學的導師則是完全沒有幫助,幾乎完全採自由放任的管理方式,而且導師不太受學生尊敬,根本也無法領導我們這些反叛期的高中學生準備考試,大夥都是拿出自己過去從高中聯招所學到的準備招數,來自己規劃準備大學聯招的進度,不論是資料整理,進度安排,夜間自修的紀律,通通得要靠自己自制,再也沒有人盯著你,就看你自己對自己的要求有多高。

和老朋友相聚,回想自己二十年前的模樣,大家模樣幾乎都沒有改變太多,還是依稀可以想像大家青少年時候的樣子,真是開心的一件事,無價。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