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6

如果這樣不用受處罰

關於陳水扁的洗錢風暴,馬英九在海外被問到的時候,說這已經是司法事件,他尊重司法程序,這讓人感覺像是一種令人失望的法律系大學生的見解,因為它絕對不止是一個單純的違反法律的事件,這個人是我們的前總統耶,他的行為不檢豈能只用尊重司法程序來避談,如果這件事的結局是最後法官判決陳水扁違反公務員財產申報,只有罰他幾百萬元,這些錢都還是發還給吳淑珍與陳家子孫,我會真的對馬英九的行政與立法院的不作為極為失望,這種事就像查理孟格說的,就算依照絕對公平的司法程序,陳水邊無法被定重罪,他也應該要被重重處罰。


應該要仿照查理孟格所說的海軍軍隊的制度設計,即使海軍艦長沒有犯錯,或是軍事法庭沒辦法證明海軍艦長有犯錯,只要一位艦長讓他的軍艦擱淺,這位艦長就永遠沒機會在海軍繼續工作了,他將被從第一線的職務上解職,因為軍隊的設計,不是為了追求絕對的公平,軍隊規則的設計是要讓海軍艦長為最終的結果負責,讓最多的軍艦不會擱淺,有這樣制度,艦長才會知道他必須竭盡全力讓軍艦存活,沒有任何藉口,不論是在哪種危及的狀況下。就像國稅局的尚方寶劍「實質課稅」原則,不論你避稅的方式與形式多麼完美,多麼的表面符合稅法,只要動機是避稅,國稅局都可以依「實質課稅」原則要你補稅。

我們人民也應該讓現任的總統或未來的總統知道,不論你設計多好的白手套與人頭,不論檢察官多麼無法舉證你的資金來源違法,只要一位卸任總統真的有這些來源不明的資金,就該受到人民的唾棄。即使不能判他刑法的罪,我想至少應該修法讓我們能停止任何現有的卸任總統退職禮遇,沒收充公這些來源不明的資金,我們幹麻設計一個制度是讓貴為前總統的人可以用「這是司法不公」的理由,來逃避他必須為他們家庭財務最終結果負責的責任呢?總統選舉制度,可不是用來幫助卸任總統用「這不公平」的理由,來逃避他必須為國家官箴作為表率的領導角色,如果我們選舉出來的各級領導人,都學陳水扁卸任總統這麼爛的樣本,我們國家機器怎麼可能有效率。為了更好的政府,對政府高階領導人員設定比一般人嚴格,甚至看起來有點不太公平的規定,不允許他們用任何藉口,做出利用職權積累個人家庭財富,危害政府廉能的行為,有時候不接受什麼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純法律人理想,反而是對全體人民較好的制度。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