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2

不確定的世界(魯賓的經濟主張)觸底回升

1998年魯賓表示這麼多年他們處理全球各地冒出的金融危機,所最擔心的狀況,終於還是發生了,俄羅斯的倒債,俄羅斯的狀況一方面是因為俄羅斯政府無意改善,讓國際貨幣基金只好拒絕援助,另一方面是美國與國際貨幣基金多次的援助各國,讓投資人越來越不知節制,投資人認為不論多糟,反正美國與國際貨幣基金都會出來收拾局面,最讓人擔心的道德風險終於發生。


每一筆不良債權,都有一對不良的債務人與債權人,債權人顯然在俄羅斯的危機上太過自信美國會援助不讓俄羅斯倒債。結果,局面如此難以控制,俄羅斯領導又無意無力改革,魯賓他們只好決定拒絕撥款援助。而俄羅斯倒債也牽連到美國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的頻臨破產,魯賓難以相信梅利維勒這麼精明的人會依據數學模式,就押上全部的家當,即便這是由非常聰明的諾貝爾獎得主所設計的。

觀察市場或做決定的時候,模型都可能有效及有幫助,但是實際狀況總是比最複雜的模型還要混亂的多。但是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極高的槓桿比率,使得該公司沒有撐過異常波動的力量。長期資本管理公司的預測,也許要在他破產之後很久,才能檢驗他的正確性。不要融資才是最好的策略。

1999年危機蔓延到拉丁美洲的巴西,這次他們沒辦法要求巴西放棄固定匯率,因為固定匯率正是他當選總理的政見。於是他相信巴西政策改革的決心,包括加稅與減少支出,允許固定匯率,不過後來巴西放鬆貨幣太快,又造成資金外流,會會存底流失,嘗試的管制貶值失敗,匯率劇貶30%,不過這時由於美國已經降息,到此,巴西終於不得不採取浮動匯率,新央行總裁同時迅速提升利率,重新建立巴西央行信用,穩住了匯率。採取浮動匯率後沒有出現巴西人擔憂的高度通貨膨脹。

魯賓說,走向過度是一再重複出現的心理現象。政治人物在危機還沒發生前,常常說他們不會干預,但是到時候他們一定會干預。後來2001年土耳其與阿根廷的危機,繼任的共和黨,也是一樣干預。不論誰執政,其實面對無危機時,可以考慮的方案實在有限,而在任者,似乎都免不了要干預,這在台灣很常見的是社會重大犯罪事件,只要發生,不論哪個黨執政,都不免要出來說說場面化,限期要求警方幾天內破案之類。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