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6

不確定的世界(魯賓的經濟主張)魯賓學說

2000年民主黨輸掉大選,2001年小布希提出減稅,就像國民黨上任後開始檢討稅制,除了恢復軍公教課稅,另一個主軸就是減稅以促進經濟發展。魯賓認為結構型的赤字有害,但是認同景氣循環型的預算赤字,在衰退時以預算赤字增加投資。但是如果在經濟快速成長的時候都還有赤字,就很不理想。


華爾街日報把魯賓的說法稱為魯賓經濟學,魯賓只認為這是廢話,魯賓的說法是赤字會影響利率,而利率會影響經濟,魯賓認為這是經濟上再清楚也不過的道理,長期公債如果是由市場決定利率,政府的財政紀律攸關能否還款的能力,當然應該影響市場利率,這不是經濟學的基礎嗎?怎麼會有人認為赤字不會影響利率。不健全的財政,利率會高,但是當經濟前景很差的時候,資金需求低迷,市場可能會忽略財政赤字的訊息,而維持低利率,但是當經濟開始恢復時,資金需求增加,市場就會注意到財政赤字而讓利率快速升高,因為政府借貸越多,可供民間借貸的儲蓄就會變少,而讓利率上升。魯賓估計每增加赤字占GDP比率1%的負債,會讓長期利率上升0.4%~0.7%。

赤字除了會影響利率,還會影響企業與消費者信心,以及世界各國對美元的信心。魯賓認為稅率對民間儲蓄與工作意願的影響極小,在正常狀況下,降低資本利得稅率,不會增加美國經濟的福祉,儲蓄率和儲蓄報酬的稅率沒有關係,降低資本利得稅率並不會增加儲蓄率或是投資率。降低資本利得稅率不但會造成財政負擔,也會在資本配置上產生賦稅造成的扭曲。想藉個人稅降低或公司稅降低來刺激短期景氣,成本太高,效果太低。不過台灣由於所得稅採用採屬地主義,也造成跨國的賦稅扭曲,這可能是因為早年華僑協助建國所造成的,除非所得稅法大改成屬人主義,否則台灣富人的資產配置上,勢必產生跨國性的賦稅扭曲,導致我們必須與鄰近國家進行減稅競賽,如果這次賦改會能夠大修,將綜合所得稅整個改為屬人主義,將能消除一大賦稅扭曲。

魯賓對多數人發表一個數字的預估,而不是一個範圍的預估感到很驚奇,他認為這表示出人們不切實際的看法,未來展望總是一系列範圍廣泛的機率排列,這些人經常沒有考慮到特殊的不確定因素,也沒有考慮到不確定原本就是人生中最常見的指導方針,人生本來就不確定。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