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2

不確定的國界(魯賓的經濟主張)

「不確定的國界(魯賓的經濟主張)」的第一章最大危機,講到1995年魯賓上任美國財政部長,馬上遇到墨西哥的財政危機,國際貿易逆差,短期美元債券即將到期,捍衛固定匯率,外匯存底用盡,即將無力償還到期公債。魯賓與美國聯準會、國會、柯林頓總統、國際貨幣組織、七大工業國財長、墨西哥財長及總統,協調與做出拯救墨西哥的財政危機方案的過程。

魯賓回憶時提到1982年的墨西哥危機造成「失落的十年」經濟負成長與政治不安定,1982年的墨西哥危機危機花了七年才回復,而1995年的墨西哥危機,由於墨西哥總統力行改革,只花了7個月就讓市場重拾信心,次年墨西哥經濟就恢復成長。發生的原因都是在景氣好的時候,過度發行公債,投資人又貪圖高利率不注意風險失去戒心,一遇到景氣變差就造成國家無力償還。

1995年的墨西哥危機和1982年不同在於,1982年墨西哥的債權人主要是銀行,還可以讓銀行與墨西哥政府做下來談,降低債務金額,但是1995年時,墨西哥發行的美元債券持有人都是散戶,遍及世界各地,以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的方式存在,而投資人在心理失去信心的狀況下,很容易拼命往出口逃,而造成類似擠兌的效應,而全球化的資金來源,更讓這種不安的氣氛,在世界各地看似沒有直接相關的市場造成價格崩跌。

這讓人聯想到2007年的次貸風暴,由於這回美國次級房貸的債權人,也不是單純的銀行與房貸機構放款給債務人,而是將貸款轉賣給海外的投資人以及各種基金經理人,及個別管理帳戶,債權人遍及全球,導致一旦有違約風險時,人人自危的拼命往出口逃,造成擠兌效應,市場價格崩跌還是沒有交易量,因為無人承接。其實都是同樣的劇碼,不同的只是產品與發生國的不同。

1995年的墨西哥危機美國人花了很大的力氣思考與斟酌,才決定援助盟邦,因為認為援助的結果會比放任墨西哥破產來的符合美國利益,也符合全球利益。因為全球的資金以及債券市場已經如此緊密相關聯,任何大型的倒閉事件,都會對全球經濟帶來顯著的緊縮效果,並遭受經濟衰退的後果。援助或減免債權如果可以讓債務人體質改善,則避免一時的破產,會讓債權人的債權更有保障,但是也可能造成道德風險,讓投資人下一次還是沒有教訓,貪圖高利率不注意風險。

次級房貸的解決方式也應該和1995年的墨西哥危機解決方式類似,美國聯準會提供貸款與次級房貸債券的擔保與融通,讓次級房貸債券的持有者不要失去信心,改革次級房貸的經營體系,讓投資人願意重新以民間資金投入次級房貸相關的債券與產業。同時可做的是讓次級房貸債券的殖利率上升,但是不要高到讓人認為該次級房貸債券或房貸公司債券會讓該債券太容易違約,因為利率太高,人人覺得該公司不可能付得出來時,就會提高違約率。同時讓美金貶值,通貨膨脹,讓欠美金的債務人比較容易恢復元氣。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