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5

後續效應

巴菲特說:「對任何事都問,然後會如何?是個很好的主意。」在投資採購新設備這件事上,人們總是只看到立即的眼前的好處,卻沒有注意到每件事發生後,都會產生一連串的後續效應,採購新設備看起來似乎可以降低成本,但是卻沒有想到競爭者會如何反應,當大家都採用新設備,而激烈的競爭會讓所有節省的好處都給了消費者,以及賣設備的廠商,沒有好處留給出錢採購新設備的公司,巴菲特說這就是波克夏原本的紡織產業的景況。


孟格格認為對生產通貨型商品(商品規格標準化、品質有固定標準)的產業,以及只能獲得次級報酬率水準的公司,內部任何改善的優勢都會流到消費者、設備商或是被內部官僚所抵消,想賣你設備的商人,絕不會告訴你有多少的改善是留在公司內,多少是會流到客戶端。每次投入新資本換新一代的生產線,以為增加的產量降低的成本可以讓利潤增加支付所新投入的資本,持續這麼嘬了20年,卻發現你只得到4%的年報酬率,以為會賺的錢都花在這些不斷過期老化的設備,就像很多零售商大量進貨以為可以降低單位成本,結果是你以為賺到的錢,其實是堆滿了倉庫賣不出去、又退流行的存貨。

單獨來看,同產業每間企業的投資改善設備的決定都很合理,但是整個產業來看,當每個公司都節省了成本,這就變成市場降價的壓力來源,殺價造成以為會有的節省成本都流向客戶。整體來看,大家都做相同的決定中和了彼此想要的效果,並且是不理性的決定。

「極端的正義,反而不正義。」如果一個規定看似有些不公平,但是卻可以產生較好的後續效應,則表面看似不公平的規定,反而對多數人而言是較為公平的規則。就像海軍模式,如果你是一位海軍軍艦艦長,已經連續執勤24小時,需要休息,但是軍情緊急,你讓你認為極有能力的副手接替你,好讓你去休息,結果軍艦擱淺了,你雖然不會受軍法審判,但是你的海軍生涯也結束了。因為海軍需要在緊急狀況中能發揮功效的人,我們對艦長有錯或沒有錯沒興趣,這樣的規則存在是為了全體最大的好處。海軍模式對全體而言是較為公平的規則,為了讓較少的船艦會擱淺,凡是讓船擱淺的艦長,有錯或沒有錯,你的海軍生涯都結束了。考慮社會的淨益處,我們可能不會在意讓一位艦長在的人生中有些不公平的強制退休。

也就是我們應該尋找的投資機會是在產業間沒有激烈競爭的地方,那個產業內大家會很有默契地維持幸運的利潤,外部的人卻覺得要進入市場很不容易,不願意進入,或是有法令、專利、商譽等等讓人不易進入、取代的寡占市場、利基市場。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