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2

智慧型資產配置

第五章最佳資產配置裡提到一個絕佳的觀點,所謂平均數變異數最佳化的技術,也就是畫出效率前緣的技術,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到底在最佳化什麼?是針對歷史的最佳化,還是針對未來的最佳化,還是假設的最佳化。


如果你真的知道如何做未來的最佳化所需要的未來的各資產報酬率、變異數與相關係數,你其實不需要最佳化,直接選最大的來投資就好了,所以對未來的投資組合最佳化是沒有可能的事,如果有可能,你也不需要使用所謂平均數變異數最佳化的方式了。

多數人談的都是對過去歷史的最佳化,這根本是一條死胡同,由於各資產類別都有均數反轉與回歸的現象,針對一段時間所作的歷史最佳化組合,常常都是下一個階段裡最糟的選擇,這讓對過去歷史報酬率的最佳化像是一個笑話與注定失敗的路線。

針對假設的最佳化,這就像是史雲生在耶魯基金會的做法,針對不同資產假設一個報酬率、標準差,也用邏輯去估算一個投資工具之間的可能相關性,而不是直接套用任何一個時期的歷史數值,而是參考歷史數值區間,估算一個保守的參數來使用。也就是一個理論型的最佳化。

William Bernstein認為分散本身能提供的風險下降其實很有限,而且特別是在下跌的時期,各資產的相關性比上漲時期都要高,漲跌的相關性事不對稱的。投資組合真正的好處,其實是來自於REBALANCE再平衡的動作,因為這個動作強迫投資人賣高買低,是一種有紀律的方式來克服人類在金融市場中追高殺低心理偏誤。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