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0

投資人的未來The Future for INVESTORS

繼「STOCKS for the LONG RUN」之後,作者Jeremy J. Siegel為了回答投資人的兩大疑問:投資人未來是否可能打敗股票市場?以及美國嬰兒潮是否會造成金融市場崩潰?撰寫了這本「投資人的未來The Future for INVESTORS」,書內檢視了自S&P500指數1957年創設以來,到2003年的投資報酬率記錄,提出Siegel的資產配置建議。以及面對美國嬰兒潮問題,美國社會安全體系的因應之道與他認為可以安穩度過的理由。


席格爾從原始的500家公司著手,計算到2003年為止,假設我們已知投資人長期投資的結果,回頭去看,原始的500家公司中是哪20支股票有最高的46年長期報酬率,如果你在1957年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先讀到Jeremy J. Siegel這本書,再回到1957年,只投資1支將來表現最好的公司,你的年化投資報酬率約為19.75%,和巴菲特的投資績效十分接近。比起S&P500指數的年化投資報酬率10.85%,這一支股票是Philip Morris。其中Philip Morris的年盈餘成長率為15.26%,年配息殖利率為3.4%,合計18.66%。S&P500指數的年盈餘成長率為6.08%,年配息殖利率為3.27%,合計為9.35%。而1%的年化投資報酬率累積46年,相當於本益比成長為原來之1.58倍。

席格爾認為這份歷史資料顯示,投資於嘗試過且成功的傳統行業,會讓投資人有較高的長期投資報酬率。成長雖然美好,成長不代表較高的投資報酬率,IPO與熱門的新興產業,雖然公司盈餘成長,但是過度樂觀與被推高的價格,讓成長即使如願成長,也沒有提供給投資人優秀的報酬率。高於投資人預期的成長,才會給予投資人優秀的報酬率,而老行業由於衰退的前景,投資人給予過低的評價,一旦略有出乎普通投資人意料之外的成長,就會有高於市場的報酬率。進一步分析配息殖利率與產業別,席格爾發現高殖利率、美國以外之國際市場與三大傳統產業(油品、藥品、名牌必需消費品),在這份歷史資料中,提供優於平均的報酬率。

席格爾認為提高儲蓄率,提高社會安全捐稅率,或是延後退休年齡,或是大量接受年輕移民,都不是解決美國嬰兒潮風險的良方。席格爾解決之道是全球化讓生產力提升,讓資金流到新興國家去發展,運用新興國家的年輕勞力來增加生產力,而所生產的物品可以賣給嬰兒潮退休者,而新興國家賺到的資金則可以來購買嬰兒潮退休者手上的金融資產,如此,則生產不會匱乏,美國的金融資產如股票債券,不會因為嬰兒潮退休者卻沒有人承接而造成價格崩盤。這意味著美國人要開放讓新興國家的貨品進口,不再用關稅或配額限制,也意味著更多美國公司與美國資產將會賣給新興國家,例如中國聯想買下IBM的個人電腦部門,就是這種現象,席格爾認為醬會越來越頻繁。他認為國家進步繁榮(國富)的關鍵在於一代與一代人之間的溝通(知識的傳遞),創新是生產力提升的關鍵,但是創新很少是無中生有,而是不斷改進與組合,所以必須讓知識容易傳遞與溝通,才能促成創新與生產力大幅提升。

席格爾認為打敗市場的選股原則是D-I-V(也有人稱之為道瓊狗),高殖利率、國際股市、低本益比。最後建議的股票投資組合配置是50%指數化投資(30%U.S.、20%Non-U.S.),50%採D-I-V。60%美國國內,40%國際股市。50%提升投資報酬率策略包含(每種10%~15%):高配息殖利率策略-高配息股票、Dow 10、S&P10、Dow Core10、S&P Core 10策略(Core表示從未降低配息)、REITs。全球化公司策略-S&P Global 100、Dow Jones Global Titans、分散的跨國公司股票。產業別策略-石油與天然資源產業、醫藥業、品牌必需消費品業(Brand-name Consumer Staples )。相對於成長率低價格策略-低本益比策略、最佳存活者策略(相對於期望高成長率)、持有巴菲特的波克夏公司。

延伸:The Future for Investors讀後感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