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1

辜朝明談日本經濟

網友小道長跟我聊到辜朝明談日本經濟的這場演講,他有去聽,他認為有兩個重點,一是美國房地產下跌會導致越來越多消費者房屋貸款毀約,進一步導致美國經濟疲軟,可能要再衰退兩三年。二是各國央行對匯率干預,要對日幣貶值,讓日幣升值以嚇阻借貸日幣的投機客。

財訊的這篇文章,顯示辜朝明認為日本政府應該繼續發行公債,擴大支出,以赤字預算的方式,提高政府之舉債上限,以彌補通貨緊縮的缺口。他認為在企業逐漸還清過去房地產泡沫留下的負債後,日本經濟降要開始復甦。

他舉日本1980年代由於美國要求日本日圓升值,而開放外匯管制,沒想到日圓不但沒升值,反而由於國民對日圓的沒信心,造成日圓據貶,當年日圓不升反貶完全出乎意料。人民幣的外匯管制放寬過程也要小心避免這類的問題,造成巨大外債。

他認為大陸開放市場,讓貿易逆差減少,已經讓人民幣的升值壓力降低許多,是很聰明的緩解壓力方式,現在只剩美國還有大幅逆差。辜朝明他認為台灣也應該擴大舉債公共建設,以提振經濟發展。同樣的前幾天彭淮南也和辜朝明同樣提到家庭儲蓄的問題,台灣日本都有很類似的高儲蓄率,這導致消費低落。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幾乎都是來自外銷,消費反而因為卡債與車市的蕭條而衰退。兩國都必須設法讓家庭儲蓄轉為投資或是消費,才能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

辜朝明解釋次級房貸違約風暴的成因,2000年股市泡沫後降息,降息引起房市上漲,等到2004年美國利率開始升息時,企業貸款意願還是很低,導致美國資金泛濫,結果升息沒有辦法壓抑房市的過熱,企業貸款又低,導致資金流到次級房貸,更進一步推升與延後房市的過熱。而升息到5.25%後,利率效果最後終於發酵,房市開始下跌,而這些次級房貸自然開始出現違約。

而台灣同一時期,也由於低利率引發房價上漲,央行升息抑制,但是房市持續不理升息繼續上漲,這也是因為企業貸款投資意願低落,資金沒有出路,所以銀行資金大量流入信用卡與現金卡的行銷與發行,同樣是因為利率太低,資金浮濫,企業貸款需求又低,導致信用卡與現金卡的發行徵信全部形同具文,終於最後因為貸款人無法支付巨額貸款利息,貸款人被催收引發社會議論風暴,最後引發整個信用卡與現金卡的違約泡沫化。

有趣的是日本同一時期也有低利率卻沒有引發相似的房市大漲或是次級房貸或是現金卡的問題。借了日幣的人,較多都是跑去外國投機套利,卻沒有很多人投資日本房地產。當然借日幣的投機客也常在這一年的股市下跌時,貢獻其破壞的助跌能力。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