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2

世界的另一種可能(全球化的難題)

還記得前不久去看台北市立美術館的2008台北雙年展,那天我還記錄了自己對雙年展的座談會中,藝術評論家表示用藝術作品來打著全球化招牌反全球化的行為的感觸,當時我就覺得,當前全球化有許多問題,但是解決這些全球問題的合理方向,可能不是反全球化,而應該是更好的全球化方式。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的這本《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正好說出了我沒有能力寫出來的細節,很值得一讀。


他從全球化經濟原本承諾要帶給全球的好處卻無法達成開始談起;從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不公平的貿易談判;到醫藥專利藉貿易談判將智慧財產權殖入,導致開發中國家無法低價取得學名藥,為了藥廠利益而讓許多人命無法便宜取得藥物;其中,許多天然資源豐富的開發中國家,要不是公共財分配不均,沒有讓多數國民獲益,也可能得到「荷蘭病」,當天然資源銷售所得的錢換為本國貨幣時,推升幣值,導致除了天然資源以外的出口產業都蕭條,擁有天然資源反而重傷其他產業。「荷蘭病」的解決之道,就是將錢省起來,購買必要的進口貨品,或為未來預備,國內需求則需要增稅以支應,避免將銷售天然資源所得的錢換為本國貨幣來支應國內教育與基本建設之需求。

凡是公共財是讓每個人免費使用時,人就傾向會濫用,而有「負外部性」的效應,讓每個人都可能嘗到惡果,特別是對環境的傷害,例如對砍伐雨林對生物多樣性的傷害,排放二氧化碳對溫室效應的影響,對在公海濫捕造成的漁業資源耗竭等,對這些有「負外部性」效應的公共財,各國不可能讓這些公共財私有化,惟有靠國際組織的管制,利用貿易制裁為武器,來促進這些公共財的合理運用與承擔各國各自的責任。

跨國企業些協助了資本的移動以及知識的傳遞,對全球化有功,但是企業追求利潤,以及經營管理者的有限責任,都讓很多時候,如果沒有嚴格的要求,企業會留下一堆爛攤子,讓政府與全民必須背負債務以及清理污染。許多窮國已經有過高的債務,而富國捨棄直接捐款協助的方式,卻用貸款的方式來援助,更讓債台高築的窮國永無翻身之日,應該建立給予窮國免除債務的機制,才有可能讓全球化達到它為開發中與已開發國家帶來利益的承諾。

最後,史迪格里茲提到目前全球以美元為主要準備金的環境,終將導致美金不適合當作準備金。令人驚奇的是,史迪格里茲說亞當史密斯在多年前就想到的解決方案,就是建立一個世界元的貨幣,他認為如果不如此做,美元的問題會造成全球金融的不穩定,因為美國持續財政赤字與貿易逆差,靠的就是外國將貿易順差所的外匯以美金形式作為準備金,全球的準備金需求,導致美元公債利率偏低,美國政府就會被低利率吸引,而持續以借貸來維持財政,美國企業財務槓桿也會容易偏高,等於窮國反而以低利率借錢給富國,總有一天,美元會失去吸引力,而造成全球金融動盪。由此來看,美金形式的準備金制度,也可以說是去年以來次貸風暴的幫兇之ㄧ。

友情推薦:【月琪的藝文小酒館】一堂在錄音室裡的中文課


社團法人臺灣理財顧問認證協會電子報第一期
免費訂閱《社團法人臺灣理財顧問認證協會電子報》
張貼留言
關於作者:認證理財顧問黃柏仁,致力於上班族之理財規劃服務,按這裡到上班族投資理財部落格閱讀更多文章
網路轉載規定 任何實體出版轉載需事先取得同意